废墟王子 - 9

【男鹅同人 | 王子/陌生人 | 卖淫AU】「我想见你。求你了。我需要你。」

「我想见你。求你了。我需要你。」

文前预警

tags
原作Swan Lake (Bourne)
关系Prince/Stranger
分级Explicit
角色Stranger, Prince
其它Explicit Sexual Content, 卖淫AU, 应召女友AU, 性骚扰, Hurt/Comfort
信息章节:10/13 字数: 9150 字(本章)

目录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写在前面

本章有性骚扰的描写,包括言语骚扰,威胁,强行亲吻和抚摸,还有轻微的肢体暴力。

正文

【上一章】


奥迪尔觉得自己很蠢。

每一通打出去没被接听的电话,每一条已读不回的短信,每一个自己打下的表情符号,全都在嘲笑他。渐渐地,他感觉自己才像是杰克那种跟踪狂——他就差去齐格菲所在的大使馆堵门了。

这也不是没想过,但哪怕奥迪尔再怎么急切,他也做不到这种程度。一想到齐格菲会用一种躲闪和恐惧的目光看自己,误以为自己要毁掉他的生活,奥迪尔就浑身发冷。他并不担心自己的追求会被齐格菲瞧不起,他担心的是齐格菲再也不能在自己怀中感到安全。

空闲的时候,他打开了自己的笔记本电脑,活动了一下手指,准备写一封邮件给齐格菲。

然后他看到了草稿箱里,一封又一封,他试着想要写给安娜贝尔的信。

奥迪尔笑了笑,点开最近的一封,从头读到尾,摇了摇头:「这写的都是什么东西,她看了会更生气的。」

他把光标放在「删除」指令上,停留了很久,最终还是没动。他又点开了下一封。

「唔,这封稍好一点,但也还是……唉,克里斯,克里斯,为什么你总在抱怨她?」自言自语不是个好现象,但是奥迪尔现在过于烦躁了,他好像也找不到更好的方法可以缓解。

如果拿出决意挽回齐格菲的架势,来试着弥合与姐姐之间的关系,说不定现在已经成功了吧。奥迪尔沮丧地看着草稿箱里的信件,没有一封适合发出去的。如果他能跟安娜贝尔当面谈谈……不,那又有什么好处呢?他们上次当面谈谈的时候,是什么后果?

他终于开始写一封新的邮件,向齐格菲详细解释清楚自己的意愿——他知道他是个王子了,他不敢想象齐格菲承受着什么样的压力,他明白其中的利害,明白他的担忧,所以他不会勉强他任何事,也不想要从他身上获得别的什么。「唯有你,」他写道,「我想要的唯有你。如果你坚持还要付我钱,我不会拒绝。我唯一想让你知道的就是,这对我来说是真的,对你来说不是,那也没关系,你可以决定你自己的真实和幻想,只要能让你感到安全。我会在明天(23 日) 14 时在『我的房间』里等你,如果你不出现,那么我再也不会打扰你。可要是你还愿意给我们一点点机会,就请你来找我。如果你有事不能来,可以告诉我。齐格菲——我仍然这样称呼你,因为我迷上的人是齐格菲,我不在乎这个人有几分真实,我只知道当我拥抱他时,手臂永远都不够紧。」

信里提到的「我的房间」是奥迪尔在一家酒店的常驻房间,一般来说客户如果没有特别指定见面的地方,他就会和客户约在那里,已经快成了他半个家了。齐格菲去过很多次。奇怪的是,奥迪尔明明在那里睡过很多客户,但齐格菲去了却很高兴,好像叫他发现了一个奥迪尔熟悉的地方,就可以更接近奥迪尔了。他的想法有时候真的很可爱,不太遵循常理,至少不像是个王子会有的想法……哎,不过奥迪尔以前也没见过王子啊。

发送之后,奥迪尔又看了看在草稿箱里那些一直没能发给安娜贝尔的邮件,惊讶地发现,原来在他心里,齐格菲是那么容易说话的一个人,到了此刻,种种内心深处的想法也不怕被他知道。回想起来,奥迪尔虽然也没有和他怎么倾心相谈过,但就是感到有什么话都可以顺畅地向齐格菲讲出来。他身上有一种亲近又温暖的感觉,会让奥迪尔对他抱有着不合理的依赖。

奥迪尔傻乎乎地发了一条短信给他,告诉他自己写了邮件过去,让他看一眼。原来人只要停止骗自己,就可以如此诚实。奥迪尔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终于,他不再有煎熬的感觉。

暂时放下齐格菲,奥迪尔开始做色情直播。他有很多同行喜欢主做网络服务,更方便快捷,没什么风险。但奥迪尔更喜欢和人见面上床,喜欢肉体实实在在相连的感觉,温度,汗水,气息,乱糟糟的床单……色情直播不会带给你这种独特的感受。奥迪尔做这个也是一种认识新客户的方式,这类客户没有通过薇薇安的筛选,但他会要求有其他同行做担保。

这一次有位打赏很高的用户想要看他用一根漂亮昂贵的假阳具捅后面,奥迪尔满足了他的要求,老实说,那玩意收藏价值大于实用,放进去不太舒服,但是知道自己这样做极具观赏性,吸引着屏幕另一边无数双眼睛,也是带来快感的一部分。奥迪尔没有高潮,但总的来说他感觉还不赖。

直播结束后,照例要和打赏最多的用户私聊几句,是个陌生的 ID,叫「wwddxx」,太随便了,奥迪尔苦笑了一下。

奥迪尔:感谢你的支持,还满意吗?

wwddxx:你好像没有高潮。

奥迪尔:是啊,很遗憾,也许你可以帮帮我?

wwddxx:更喜欢我的鸡巴?

奥迪尔:我很乐意了解一下。

wwddxx:你跟每个人都这样说吗?只要给的钱够多?

奥迪尔在屏幕前翻了个白眼,打字:不会,还得有礼貌才行。

wwddxx:我冒犯到你了?抱歉,我一直看你的直播,很喜欢你。

奥迪尔:可我之前没见过你。

wwddxx:我用过别的名字,但从没达到过最高打赏。

奥迪尔:为什么换名字呢?让我多认识你一下不好吗?

wwddxx:可你已经认识我了。奥迪尔,我们认识很久很久了。你下面的洞都还记得我鸡巴的形状。

莫名其妙地,奥迪尔背上一阵发凉,他甩了甩头,决定不理这个人了。他随便打上去了几句话,就要告别,对方发来的最后一句话是:「等我见到你,我会把你操得发不出声音来。」

做梦吧,见个鬼啊。奥迪尔登出了账号。

刚准备做点别的什么,忽然邮箱发来新邮件的提醒,奥迪尔很兴奋——会不会是齐格菲?但他失望地发现不是,邮件主题是空的,来自一个非常陌生的邮箱地址,他点开来,内容是:「我认识你,奥迪尔,你想要我操你,你的身体已经等不及了。」

奥迪尔的胃里一阵翻腾,「啪」地一声把电脑合上了。他站起来,浑浑噩噩地拿起自己的手机,在通讯录里漫无目的地划拉了半天,才意识到自己是在找齐格菲的名字。

太荒唐了,他又不是第一次遇见类似的事,怎么还像个新人一样慌张,甚至还想向齐格菲撒娇……他手里现在拿着的根本不是工作手机,私人手机上没有齐格菲的号码。

齐格菲和他之间并不存在私人关系。

奥迪尔颓然倒在沙发上,摸出工作手机,窝在那里好一阵子。终于,他给齐格菲发了一条短信:

「我想见你。求你了。我需要你。」

他把手机扣在沙发上,脸埋进靠垫里,双腿蜷缩起来靠在胸前。如果手机没有发出声音的话,他应该会就这样倒在这里,一直到死去吧。

手机响了。

奥迪尔抬起头,看着手机倒扣的屏幕发出的光芒,隐隐约约在沙发的布面上闪烁,像是一个小小的奇迹。他伸出手去,将手机翻过来,看着齐格菲的名字和留在锁屏上的一句话:

「你还好吗?」

奥迪尔把手机捧在掌中,惊异于这个小小的东西牵动了人们那么多喜怒哀乐。「我没事。」他打字道。

「抱歉,这些天我一直没回复你……我看到你的邮件了。需要我现在就去见你吗?我得先想办法脱身,但我会去的。我会为你推掉任何事。」

奥迪尔张大了嘴,读着屏幕上的字,每个字他都认识,但里面传递出的信息让他大脑过载了。即便是他和齐格菲最亲近的日子里,他都不敢想象这种话会从齐格菲口中说出。

「不,不用。明天就行,按照邮件里的约定。」

「明天 14 点,在你的房间。」

「是的。」

「奥迪尔……我好想你。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奥迪尔抿了抿嘴唇,心一阵狂跳:「我也想你。没事,我也什么都不知道。」

又和齐格菲互相发了几句黏糊糊的肉麻话,奥迪尔从沙发上一骨碌坐起来,精神抖擞地打开笔记本电脑,看到又多了一封来自那个陌生发件人的邮件,他连看都没看,直接删除拉黑。

齐格菲要回到他身边了,现在没有任何事能破坏他的好心情。


用房卡开门的时候,奥迪尔都是在笑的。实际上,从昨天收到齐格菲的短信后,他的笑容就没停下来过。

他隐约听到身后,走廊对面的房间门打开的声音,以及人的脚步声,他没有在意。奥迪尔的大脑此刻正在种种温暖的想象之中驰骋。

然而踏入房间才一步,他的后脑就传来一阵剧痛。突如其来的眩晕感让他向前倒去,跪了下来,双手撑在地上,地板的纹理在眼前扭曲着,好像一团星云。所有想象都化成了迷雾。

「好久不见,奥迪尔。」非常熟悉的嗓音从背后传来,伴随着门「喀哒」关上的声音,奥迪尔的心一阵冰凉。

他的反应不算慢,哪怕恐惧从胸口升上来,攥紧了他的喉咙,但他知道自己不能犹豫。他果断地爬起来,逃向茶几,听到身后扑空的人发出咒骂声。他抓起茶几上的厚重玻璃烟灰缸,怒火中烧,转过身去,面对着入侵者。

「杰克,」他咬牙切齿道,「我有限制令,你是打算坐牢吗?」

很久没见到的那张面孔依旧俊美,胡子修理得很漂亮,眼睛透出狡狯的光芒。「别忙,把手里的东西先放下。」

「做梦去吧。」奥迪尔冷笑着,「昨天的也是你吧?直播之后和我聊天的那个用户?」

杰克若无其事地耸耸肩:「是我。这个房间真让人怀念啊……我在对面已经住了好几天了,总算等到了你。」

「给我滚!」

「安娜贝尔·里德,她今晚在霍格城的中央大剧院有一场演出。」杰克用手掸了掸袖子,「你作为她的弟弟,肯定希望她能演出成功吧?大概不想要她发生什么意外?比如……真的折断一条腿之类的?」

奥迪尔握着烟灰缸的手开始发抖。

「哎,我花了挺多力气才查出你的家庭关系来。你好像和家人不算很亲近啊?除了她以外。如果不是她几个月前刚来看过你,我也没那么容易定位到她。」杰克笑着,向他走近了几步,「没事,奥迪尔,有我在,我会一直在你身边,只有我最懂你,最珍视你,有我在,你不需要什么家人。你也明白的,对不对?你爱我。」

「你这个疯子。」奥迪尔颤声说,「别碰安娜贝尔。」

「可以,我当然可以不碰她,只要你让我多碰碰你。」杰克的声音变得温柔,他离奥迪尔越来越近了,「我好想你啊……见不到你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活下去了。」

「你在唬我,」奥迪尔吞咽着口水,试图冷静,「你人在这里,鞭长莫及,根本就不可能伤害到安娜贝尔。」

「你的身体……看着你用那个漂亮的大鸡巴插在小穴里,淫荡地扭动着……我射了好几次。」杰克舔了舔嘴唇,奥迪尔一阵颤栗,「去床上,我会满足你的。没有人能像我这样让你得到满足。」

「滚出去。」

「放下来……乖。」杰克的脸已经明晃晃地来到了跟前,他的手握住了奥迪尔的,将烟灰缸拿开,放到茶几上。奥迪尔什么动作都没做。「对,就像这样,你想要我……宝贝,你的身体还记得我,记得我每次是怎么操得你浑身发抖的。」

「别碰我。不然你会被关起来,在监狱里掉光头发的。你秃头的样子肯定会很丑的。」

「你不会这样对我的。你难道不在乎你姐姐了吗?」杰克露出迷人的笑容——曾经,就是这样的笑容,让奥迪尔陷入了悲惨的幻觉里。

「你在唬我。」奥迪尔坚持说。但他的声音显得那样空虚。 安娜贝尔。 仅仅是听到这个名字,奥迪尔的心就抽痛着。如果安娜贝尔会受到伤害……奥迪尔一辈子也没法原谅自己。他给姐姐造成的痛苦还不够多吗?

「我不是。你了解我,我是个行动派。」杰克的声音到底为什么能那么温柔,同时又那么冷酷的?他的手指轻轻摸着奥迪尔的耳廓,「去床上,脱掉衣服,让我们快活一下。」

一只有力的手掐住了奥迪尔的胳膊,紧得让他疼痛。奥迪尔没有反抗,麻木地任凭杰克把他拉到床边,他的大脑已经一片混乱,深切的恐惧,想逃走的冲动和对安娜贝尔的担忧混杂在一起,找不到退路,找不到出口。

直到杰克将他仰面推倒在床上,欺身压向他,热烈地吻他的嘴唇,他才好像突然反应过来了一样,开始推杰克。杰克抓住他的手腕,按到他头上,陷入床垫里。「今天这是怎么了,宝贝?」杰克沉重地喘息着,用膝盖顶开他的双腿,「想要我粗暴一点?」

「放开我!」害怕让奥迪尔的声音都变了调,恶心的感觉一阵阵在胃里搅动,绝望像寒冰丝丝笼罩了他。他试图挺起上身,撞向杰克——

「啪!」清脆的耳光声听起来好像在世界的另一头,奥迪尔的半张脸变得火辣辣的,他发不出声音,身体僵硬。后脑被砸的地方还在阵阵作痛,脸上又灼烧起来,屈辱感压得奥迪尔快要窒息了。

杰克的手扯住他头发的一刻,奥迪尔失声叫了起来。

「混蛋!放开!」

杰克的身体牢牢地压着他,折磨他,摧毁他,泪水模糊了奥迪尔的眼角。他忽然想起了齐格菲……来到这里之前,自己满脑子想的都是抱着他,亲吻他的眼帘,向他倾吐自己的思念。他还能再见到他吗? 我想见你。我需要你。

他的许愿真的实现了。他看到了齐格菲。

准确说,是看到了黑色的枪管,和枪管后面齐格菲的脸。那真的是他吗?

枪口顶在了杰克的脑后。齐格菲的眼睛在燃烧:「你再碰他,我就一枪崩了你。」

没错,那是齐格菲的声音。这不是幻觉——大概不是。奥迪尔眨了眨被泪水溢满的双眼,试图分辨出真实和虚幻的界限。

杰克狼狈地从他身上爬了起来,在枪口下举起双手。齐格菲的身体颤抖得很厉害,但他的脚步非常稳定,将杰克逼得连连后退。接近房门时,他晃了晃枪口:「出去!」

杰克的身影消失后,齐格菲冲过去把门从内部锁上了,长长地吐出一口气,身体摇摆着,几乎要跌倒在地上了。

奥迪尔坐了起来,呆呆地看着他,脑子根本处理不了现在的情况,视线也有些模糊。齐格菲转身向他跑来,突然停下,把枪先放在了床头柜上,然后才重新回到奥迪尔身边。

「你怎么样?奥迪尔?」齐格菲跪在他身前,手指非常轻柔地碰了碰火热的脸颊,「他伤到你了?」

奥迪尔的嘴张了张,但没能发出声音。

「别怕,他走了。」齐格菲捧着他的脸,「没人能伤害你。我在这里。」

奥迪尔点点头,小心地站了起来,晃晃悠悠地走向卫生间,齐格菲跟着他,扶着他的胳膊。奥迪尔跪在马桶前,开始呕吐。齐格菲安慰地抚摸他的背脊,掌心的热度仿佛能够透过层层衣服,来到奥迪尔的皮肤上。胃都吐空了,他爬起来洗脸,让冰凉的水刺激着麻木的头颅。齐格菲就那样站在他身边,默默地把毛巾递给他。

「奥迪尔……」他温柔地叫着自己的名字。杰克的声音也可以很温柔,但同时又会很可怕。齐格菲不会让人感到可怕,哪怕他手里握着一把枪,他都不会让奥迪尔感到害怕。

奥迪尔终于按耐不住,抬手抱住了他。齐格菲在他的怀里。齐格菲救了他。怎么好像每次,奥迪尔最需要他的时候,他真的就会在那里?这到底是谁在满足谁的幻想啊?

回到卧室里,奥迪尔的手还在发抖,但他手忙脚乱掏出了手机,拨通了安娜贝尔的电话。齐格菲坐在他身边,轻轻拍着他的肩膀。

等待的时间是那么漫长,奥迪尔的指甲快要嵌进自己手掌的肉里面了。安娜贝尔冰冷的尸体的模样在脑海中浮现,奥迪尔发出一声痛苦的呜咽。

「别怕……别怕。」齐格菲搂住他的肩。

「喂?克里斯?」安娜贝尔的声音终于响了起来。她还活着。

「安娜贝尔……」奥迪尔用手揉着自己的脖子,「你没事吧?」

「我?我挺好的啊。你怎么了?」安娜贝尔听上去忧心忡忡,「你的声音不太对劲,出什么事了?」

「我……你还记得杰克吗?我跟你说过的,那个跟踪狂。」

「我记得,」她紧张了起来,「天啊,你怎么了?他做了什么?」

「我没事。我是说……他知道你了,他知道你的名字,知道你在哪里,还知道你今晚有演出。」奥迪尔悔恨地低下头去,「你得保护好自己,我怕他……」

「好,好的,我明白了,你放心吧,我会多加小心的,我们有安保人员。倒是你……他到底做了什么?」

「他袭击了我——别担心,我没事,他已经走了,我等下就报警。」

「克里斯……太可怕了。你现在安全吗?有人在身边吗?」

「有的,有的,陪我的人还有把枪,你不用担心我。」

「呃……让你和一个有枪的人待在一起,我很难不担心啊。」

「真的不用,他救了我。」奥迪尔轻声说。他向身边看去,发现齐格菲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静悄悄离开了卧室,还把门虚掩上了,给他留下私密的空间和姐姐说话。

「唉,那好吧,你等着我,我这就买机票,很快就能——」

「什么?什么机票?」奥迪尔愣住了。

「去找你啊!发生了这么可怕的事,你需要我。」安娜贝尔非常干脆地回答。

温暖的感觉瞬间溢满奥迪尔的胸口:「不,你还有演出……」

「演出能有你重要吗?」她叹了口气,「对不起,怪我,老让你觉得我不够重视你……」

「安娜贝尔……」奥迪尔实在忍不住了,眼泪一下就涌了出来,「我真的很抱歉……把你卷进这种麻烦里面。」

「说什么傻话呢!你是受害者啊!」她急切地说,「杰克是个变态,这可不是你的错。」

「我很抱歉,我、我一直是个任性又自私的小鬼,只知道考虑自己……」

「克里斯……别,那些都是气话罢了。我也做错过很多事。」

「原谅我好吗?我爱你。」奥迪尔轻声说。

「当然,当然。我也爱你。」

他们沉默了一阵,奥迪尔用手抹了抹眼泪,再度开口:「你就别过来了——不,不,我的意思是,你和舞团的人在一起,可能还更安全,你来了,杰克也在这里,我怎么能放心呢?就算是为了我,你还是先留在那边吧。」

「你说得也有道理,行吧。」安娜贝尔无奈地说,「但我会尽快去找你的,好吗?」

「好。」

「你每天都得跟我视频通话报平安,知道吗?」

「知道了。」

「那个有枪的人,让他把枪看好了,可别走了火。」

「嗯。」

「你得早点去报警,有什么事就找我。」

「明白。」

奥迪尔就这么一项又一项地听从着姐姐的嘱咐,眼泪渐渐止住了。安娜贝尔的声音让他特别安心,哪怕相隔千里,这也是他们最为接近彼此的时刻。

挂断电话后,齐格菲走了进来,手里拿着迷你吧里的饮料瓶,让奥迪尔冷敷一下被打的脸。奥迪尔一手将他拉入怀里,吻他的头发。

「谢谢你救了我……」奥迪尔在他耳畔轻声说。

「你没事就好。」齐格菲拍着他的背,抬眼看他。

「吓坏你了吧?」奥迪尔亲了亲他的脸。

齐格菲深深地叹了口气,抚摸着他的头发,点点头:「我是很怕……怕你被伤害。」

奥迪尔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反复对安娜贝尔说「我没事」,也还是没法把这句话变成真的。他的身体还在发抖,杰克残留的气息依旧叫他作呕。如果不紧抱着齐格菲,他可能就要晕过去了。他恨自己这么软弱。明明不管是安娜贝尔,还是齐格菲,都在尽力安慰他了,他最关心的人都在为他担心……

「稍微躺一下吧,好吗?」齐格菲揉了揉他的头发。

奥迪尔点点头。

齐格菲帮他脱掉鞋子和外套,弄好枕头,让他靠在上面,然后半躺在他身边抱住他,把冰饮料贴在他脸上。奥迪尔轻轻地偎在他怀里,搂住他的腰。遇见天鹅的那个晚上,被自己的表亲侵犯的那个晚上,齐格菲当时到底有多么绝望和害怕啊?他当时只有一个人,根本没人能帮他……如果奥迪尔能够前往那一天,那一刻,去保护齐格菲,该有多好啊。

奥迪尔清了清喉咙:「那个人叫杰克,是我过去的客户。」

「你如果不想说,可以不用。」齐格菲低声说。

「我们曾经非常……亲近。他就好像把我真的当作是他男朋友一样。他带我去他朋友那里做客,把我介绍给他们。他带我去他家。我们一起去度假,他给我讲他分手的前男友。我陪他看房子,好像一对准备迁入新居的新婚夫夫……我还从没跟哪个客户那么接近过。我以为我们之间有一种很真实的联系。」

齐格菲吻了一下他的额头:「然后呢?」

「然后……他开始嫉妒,嫉妒我其他的客户,嫉妒随便哪个和我说话的人。有一次他……他让我很紧张。晚上,在我们的房间里,他质问我,白天在泳池边和我说话的人是谁,我和那个人什么关系,我是不是很喜欢他……我一再否定,向他保证我眼里只有他。接着他送了我一把钥匙。」

「一把钥匙?」

「他买下了那栋房子,我们一起去看过的那栋。为我买的,我可以随便住,我喜欢怎么装饰都可以,全都随我。那里就是我们的家。」奥迪尔恍惚地讲述着,「没有人为我做过这种事,我知道这听上去很蠢,但他让我头脑发热,哪怕我已经感觉到他对我的执着不太对劲……」

奥迪尔的声音变得微弱,他把冰饮料从脸上拿开,扔在床上。齐格菲拉住了他的手。

「他问我的真名,问我一些其它的私人问题,我瞎编了一些告诉他。他生气了,他知道我在说谎,因为他那个时候已经在调查我了。他开始在床上羞辱我,说我只有靠着卖身才能高潮,事后又向我道歉,说他实在太嫉妒了。事情变得越来越糟……他开始出现在我常去的餐厅,电影院,跑到我家门口等我,给我的私人手机打骚扰电话。最后我别无他法,只好申请了限制令。」

「我很遗憾,你遇到这种恶心的事。」齐格菲抚摸着他肿痛的脸颊,心疼地说。

「恶心?说真的,我刚开始挺享受他对我的那种迷恋。我不在乎……我是说,他想要的并不是我,他不是真的在意我,他只是想象出了一个能满足他欲望的人,换成任何一个伴游他都会这样的。这些道理我都明白……可是——」

奥迪尔停住了,齐格菲捏了捏他的手掌:「可是什么?」

「可是……可是我也不在乎『真实的我』,操,我自己都不喜欢真实的我。所以我继续放纵着他,让他把我当个幻想,当个完美的雕塑,当成随便什么,只要他给我足够的关注,把我捧在手心里,把我看得比任何人、任何事都更重要,都更特殊……那么,被当成一个虚幻的异类,而不是个活生生的人来获得爱,又有什么关系呢?」

「天哪……奥迪尔……别这么说。」齐格菲哀叹着,双手捧起他的脸,忧郁地直视他的眼睛,奥迪尔在他的目光下无处遁形。

「所以我能懂你,真的,齐格菲,我理解的。」奥迪尔的声音开始哽咽,「你认为幻想更安全,有时候的确是。所以没关系,你决定怎么做都行,我也不需要你对我有多真,我不……」

齐格菲惊讶地看着他,眼中写满了痛楚,奥迪尔低下头去,不敢再看他。

手指轻柔地抚过了奥迪尔的耳尖,齐格菲的嘴唇离他那么近,吐息的热气弥漫在他的肌肤上。齐格菲问:「你的真名是什么?」

奥迪尔哭了。

他今天好像老是在哭。他拽着齐格菲的袖子,把脸埋在温暖的脖颈上,放肆地哭泣。

「克里斯……克里斯·里德。」他一边抽噎着一边说。

「嘘……嘘……」齐格菲搂住他,拍着他的背,「好的,好的。那么,你希望我叫你『奥迪尔』,还是『克里斯』?」

「『奥迪尔』吧。」他抬头看着齐格菲,脸上发热,「你……你让这个名字有了更多的意义。我喜欢你这样叫我。」

「好。」齐格菲笑吟吟地说,「你已经知道我的真名了,是吧?」

「可我不知道怎么发音。」奥迪尔现在鼻音很重,说起话来听着都很可笑,更别提是去试着念一个都不知道该怎么念的名字了。

齐格菲乐了:「以后我再教给你怎么发音。现在,你还是叫我『齐格菲』。」

奥迪尔闭上了眼睛,欣慰地靠在他怀里,点头道:「好的。齐格菲。」他念着他的名字,好像那是一个咒语,念出来就可以从天鹅精灵那里获得幸福。

「奥迪尔,我喜欢真实的你。」齐格菲的声音仿佛来自另外一个世界,一个比这个世界美好得多的地方,「你很重要,你很特殊,而且你不是一个幻想……即便我想要把你当作幻想,你也总是会跳出来,活生生地站在我面前,说你不是。我从没认识过任何一个人,像你这么真实。」

说完,齐格菲吻了他,原始而又真挚,热烈不顾一切的吻,只有齐格菲才知道怎样去亲吻的吻。从奥迪尔认识他的第一天起,就渴望自己能永远被他这样亲吻。他的手掌抚摸着奥迪尔的肩膀,像抚摸一位深爱的情人。

「奥迪尔……我爱你。」齐格菲呢喃道。然后他把告白封入奥迪尔的双唇,让他甚至根本没时间去回应。

我也爱你。 奥迪尔在心里说。

「跟我讲讲更多你的事,」齐格菲放开他的嘴唇时,这样说,「让我知道真实的你。你叫克里斯,刚刚和你通电话的,是你的家人吗?」

「我姐姐。」奥迪尔喘了口气,「她叫安娜贝尔。你看,这是我和她的合影……」

他乱七八糟地给齐格菲讲着,说着说着忽然停下来,告诉他他爱他,吻他。

齐格菲贴着他的脸,说:「我也不知道我能……我能为你做到什么地步,我到底都能做什么,我保证不了……但我会试试看,尽量试试……这样行吗?」

「可以。可以。」奥迪尔掀起了他的衣服,抚摸他的身体。

「呃……你想做?」

「嗯。」

「真的没事吗?我觉得你可能需要休息一下……」

「我要你。」奥迪尔含住了他的乳头,齐格菲吸气的声音特别淫靡。

但是,当他拉开拉链,脱掉自己的裤子时,忽然就停了下来,愣在那里很久。齐格菲爬起身,抱着他,说没事的,不做了。他想说对不起,但说不出口。

齐格菲放了热水,褪去他的衣服,让他靠在浴缸里,一点点清洗他的身体,把他身上杰克的味道都洗掉。细小的泡沫在皮肤上破碎,带来非常奇妙的触觉。齐格菲湿漉漉的手掌擦洗着大腿的内侧,奥迪尔在水中向他敞开自己所有最私密的部位,接受他的照料,仿佛一只受伤的天鹅。

直到浴缸里的热水变凉,他才从里面出来,齐格菲用浴巾裹住他,洁白,柔软,温暖,舒适。他倒在床上,齐格菲在他身后,拍着他的肩,守着他入睡。

他做了很多梦,每个梦里都有一位王子。他们的名字像棉花糖一样,黏黏的,甜甜的。


「你准备什么时候报警?」吃晚饭时,齐格菲问道。

「明天早上吧,我想带上我的律师。」奥迪尔犹豫了一下,「不过……」

「什么?」

「如果我报警的话……他们可能会想要找你笔录。当然,我会拒绝的,保护你的身份,如果……」

「我可以作笔录的。」齐格菲说,「让他们到大使馆来找我。」

奥迪尔眨了眨眼:「你说什么?」

「如果警方需要。任何事情,能够帮忙把那个混蛋送进监狱,我都会做。」齐格菲平静地说。

「你……这件事如果传出去了……」

「那就让女王的秘书想办法别把它传出去吧。我不管,总之我可以做笔录。」

奥迪尔坐在椅子上,却仿佛飘在云里。

齐格菲紧张地碰了碰他的手:「怎么不吃了?」

「我……」奥迪尔恍惚地甩了甩头,「齐格菲,你今天简直,美好得像是童话里面才会有的王子。」

他闻言,脸一下就红了,狠狠瞪了奥迪尔一眼。

「你是真的吗?」奥迪尔轻声问。

齐格菲轻咳了两声,握住他的手:「你来告诉我。」

他告诉了他。

我从没认识过任何一个人,像你这么真实。


TBC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