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墟王子 - 7

【男鹅同人 | 王子/陌生人 | 卖淫AU】让客户跟客户一起 3P 实在不合常规,但奥迪尔又不太愿意让齐格菲见其他的伴游,那会让他意识到奥迪尔不过是众多选择中的一个。

让客户跟客户一起 3P 实在不合常规,但奥迪尔又不太愿意让齐格菲见其他的伴游,那会让他意识到奥迪尔不过是众多选择中的一个。

文前预警

tags
原作Swan Lake (Bourne)
关系Prince/Stranger
分级Explicit
角色Stranger, Prince
其它Explicit Sexual Content, 卖淫AU, 应召女友AU, 3P, 乳夹
信息章节:10/13 字数: 7145 字(本章)

目录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写在前面

整章都是和路人配角的 3P。喜闻乐见的助攻。

正文

【上一章】


奥迪尔也不知道,事情到底是怎么演变成这样的,起初他只是想和齐格菲开一些肮脏的小玩笑,活跃活跃气氛的那种,但齐格菲居然答应了。谁能想到齐格菲真的会愿意呢?他平时看着那么拘谨,怎么也不像是会做这种事的人。

可是,现在的情况的确是,他,齐格菲,还有瑞恩,三个人一起坐在高档酒店阳台的按摩浴缸里,只穿着泳裤,遥望着黄昏时灿烂的城市天际线。这里可以说是瑞恩的地盘,大多数瑞恩想要做爱的时候,都会带奥迪尔来这里。初春的室外依旧很冷,但按摩浴缸的热水给了他们提供了足够的温暖,还有酒。虽说环境如此舒适,但这里唯一一个怡然自得的人,恐怕就只有瑞恩了。

齐格菲?他看上去想要潜进水里躲起来。

「你不怎么爱说话,是吧?」瑞恩转头看了看齐格菲。

齐格菲缩起身子,腼腆地笑了笑,摇摇头。

「奥迪尔是怎么说服你的?」

「我什么也没做啊!」奥迪尔抗议道,「别把我说得像个诱拐犯好不好!」

齐格菲低着头,没有回答。瑞恩叹了口气,把酒杯放下,伸手去拉齐格菲。他没有抗拒,被瑞恩拉到了怀里,连脖子都红透了。他时不时就往奥迪尔这里瞟一眼,立刻又羞愧地收回视线。

「既然交谈让你不舒服,那我们可以少点废话,多点行动。」瑞恩笑着抚摸齐格菲的脸颊,在他唇上吻了一下。齐格菲挣动着,转头,犹豫地看着奥迪尔。

瑞恩也看向奥迪尔,一边摸摸齐格菲的耳垂,一边说:「你问问看奥迪尔,我可以吻你吗?」

齐格菲的眼睛睁大了,喉结滚动了几下,然后他结结巴巴地开口:「奥迪尔……我、我可以和他接吻吗?」

这种场面诡异地火辣,奥迪尔的小腹之中有什么正在蠢蠢欲动。「可以。」他口干舌燥地回答。

瑞恩再一次吻了齐格菲,他很顺从,依偎在瑞恩怀里,接受了这个漫长而热情的吻。瑞恩的手顺着他的脖子滑到背脊,来回摩挲,害得齐格菲不得不从激吻之中艰难地喘息。

一边舔着齐格菲的脖子,瑞恩一边把他拉到自己腿上跪坐着,搂住他的腰。「喜欢我吻你吗?」他轻声问。

齐格菲没有回答。

「奥迪尔,如果他喜欢我吻他,你会生他的气吗?」瑞恩眯起眼,笑嘻嘻地问。

「不会。」

「喜欢我吻你吗?齐格菲?」

齐格菲咬了咬嘴唇,扶着瑞恩的肩,看了一眼奥迪尔,终于说:「喜欢……」

「好孩子,」瑞恩收拢双臂,「奥迪尔把你调教得很乖,是不是?」

「嗯。」

「所以,如果奥迪尔喜欢看到你被我玩弄,你就会乖乖地让我为所欲为,是这样吧?」

奥迪尔咽了下口水,本就泡在热水里的身体,又涌起一阵异常的燥热。

「是……」齐格菲颤抖着。

「我喜欢。」奥迪尔迫不及待地回答,「我喜欢看。让我看吧,齐格菲。」

齐格菲发出一阵低低的呜咽,把身体稍稍转向奥迪尔,瑞恩的手指随即拨弄他的唇瓣,迫使他微微张嘴,将手指探进去撑开。齐格菲的眼中蒙上雾气,目不转睛地看着奥迪尔,温驯又色情的模样实在太让人兴奋了,奥迪尔惊异地看着他,仿佛第一天认识他一般。

对于 3P 这件事,只要不是固定的组合,那么做得再多也不能说是有经验,因为每一次都需要三个人一起在这个过程里找到适合他们的做法,一切都是流动的,不确定的。瑞恩很擅长观察和揭露出一个人内心深处的欲望,和他一起 3P 的经历往往不会糟。这也是为什么在齐格菲答应试试之后,奥迪尔首先想到的不是自己那些做伴游的同行,而是瑞恩。

当然,让客户跟客户一起 3P 实在不合常规,但奥迪尔又不太愿意让齐格菲见其他的伴游,那会让他意识到奥迪尔不过是众多选择中的一个。倒也不是说奥迪尔真怕被人抢了生意,他只是想维护齐格菲的恋爱幻想罢了。

「啊——那里……」

瑞恩含住了齐格菲的乳头,嘬了几下,用牙齿轻轻上下扯着,齐格菲撑在他肩头,求助一般地看着奥迪尔。

「小心一点,瑞恩,他那里很敏感的。」奥迪尔说。

当然,听到他这样说,瑞恩变本加厉地玩弄起了齐格菲的乳头,手段老练熟稔,很快就让他受不住了。看着齐格菲在那里扭动着身体,双腿乱蹬,陷入欲望挣扎的样子,奥迪尔不禁感到好奇:瑞恩品尝到的齐格菲和自己是一样的吗?他能理解齐格菲的身体有多柔软和美妙吗?他在抚摸同样的部位时,会有同样的触感吗?他会想要立刻夺取袒露出来的肉欲,探寻每一处的秘密吗?

「救救我……奥迪尔。」齐格菲前额被汗水浸透,无助地摇头,「我快要……」

瑞恩响亮地亲了一口他翘立的乳尖,让他发抖:「怎么了?你可以靠着乳头高潮吗?」

「他可以的。」奥迪尔笑了,「继续弄他吧。」

齐格菲埋怨地瞪了一眼奥迪尔,但很快就绝望地缩起身子,小声地喘息,说他不行了,要出来了,然后掐着瑞恩的胳膊高潮了。他瘫软得快要滑到水下,被瑞恩牢牢抱住。

「让我摸摸看……」瑞恩贴着他的耳朵,极为色情地挑逗着,「真的射了。你也太敏感了吧,浴缸的水都被你弄脏了。」

「呜呜……」齐格菲紧闭双眼,嘴巴抿成一条线,蹙眉的样子非常令人怜爱。奥迪尔深深地呼吸,下面已经硬得不成样子了。

瑞恩拍了拍齐格菲的背,让他稍微休息了一阵,就顺势把他的头按进了水里。奥迪尔皱了皱眉:「慢一点,瑞恩。」

「你的好孩子似乎不想要慢一点啊。」瑞恩对他挤了挤眼,摊开手臂,搭在浴缸边缘,仰起头看着被夕阳映照成红色的天空。

奥迪尔叹了口气,不知齐格菲会不会是在勉强,他有时候会过度积极,完全失去对他自身承受力的边界感。他第一次试着给奥迪尔深喉的时候,明明已经受不了了,还非要继续,最后很惨地吐了,谁都没爽到,还都在道歉。那副样子的齐格菲,说实话,让人不太舒服。

齐格菲在水里潜了很长一段时间,长到足以让奥迪尔担忧,不过瑞恩到底很有分寸,把他从拉了出来,齐格菲大口大口地呼吸,水从他的嘴角汩汩流出来,满脸湿乎乎的,因为憋气,整个身体都泛红了。瑞恩疼爱地摸摸他的脸,夸他做得好。齐格菲倒像是没听见一般,只是转头看奥迪尔。

「不要太勉强。」奥迪尔温柔地对他笑了笑。

他的眼睛立刻就亮了:「嗯。」

瑞恩吹了声口哨,在奥迪尔听来格外刺耳,让他脸上发热,也不知是为什么。

「你们两个,出来时一定要先擦干头发,裹好浴袍,不要冻着了。」瑞恩亲了亲齐格菲的额头,「我先进去了。」

瑞恩离开后,齐格菲抱着膝盖缩在那里,脸蛋在夕阳的光芒下红扑扑的。奥迪尔靠近他,拉住他的手:「你还好吗?」

齐格菲点点头。

「听我说……如果你觉得不舒服,想要停下,随时可以。你不需要证明什么。瑞恩这人很讲道理,不用担心。」

「好……唔,那个……」齐格菲犹豫地挠了挠胳膊,「你确实喜欢看到我、看我被别人……」

奥迪尔舔舔嘴唇,贴近他的肩膀,点头道:「是啊,虽然听起来很奇怪……但这样做真的很惹火,不信你摸摸,看,我都硬成这样了。」他拉着齐格菲的手,放到自己下面。

齐格菲笑了:「那就好。」

「但——别仅仅为了我这么做。」奥迪尔忍不住伸手撩开他额上的头发,「好吗?」

「我明白。」齐格菲温顺地贴着他的手掌,「我自己也想要。」

就是这一点令奥迪尔困惑,他完全没料到齐格菲也会想要 3P。看起来,每一次他认为自己稍微了解了齐格菲,都会发现他仍然能让他意外。齐格菲对性爱的好奇原本应该是件正常而又可爱的事,但放在他身上,会有一点让人担心。奥迪尔可不是没注意到,每次做完之后,齐格菲心情都会低落上一阵子,尽管他掩盖得还不错。

他已经不会在见自己之前必须喝上几杯,也已经可以顺利地接受自己进入他的身体,但背负了一生的耻辱感并不是那么轻易就能抹去的。有的男客户,会直接在做爱之后哭泣,甚至是会言辞激烈把奥迪尔赶走,好像他是什么勾人淫乱的恶魔。这样的客户他不会再见第二次。那种悲伤和发泄到他身上的愤恨,真的很难承受,奥迪尔选择不让他们影响到自己。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破事需要面对。

齐格菲并不会那样,他不会让奥迪尔难受,他只会自己憋着,所以,他也确实值得奥迪尔多花点心思,不是吗?

他现在正背对瑞恩跨坐着,双腿大开,二人结合的部位发出水声。齐格菲的目光非常迷茫,好像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他会在这里。他随着瑞恩的动作起伏,手向后撑着。奥迪尔会时不时捧着他的脸,安抚地吻他。齐格菲除了呻吟之外,就一直小声地呼唤奥迪尔的名字,仿佛那是他唯一还能理解的东西。

「想要你的天鹅吗?」奥迪尔在他耳畔低声问道。

齐格菲听了便浑身发颤,只是点头,说不出话来。

奥迪尔把「天鹅」拿了过来——那是一对下面挂着天鹅吊坠的金属乳夹,夹子头上没有任何缓冲物,也不能调节力道,只能一直牢牢夹紧,会带给敏感的乳头带来非常强烈的刺激。奥迪尔在成人用品店里见到它的那一刻起,就知道它应该属于齐格菲。

夹子咬住齐格菲的乳头时,他发出的叫喊让人心头发颤,连瑞恩都闷闷地哼了一声,稍微停了下来:「奥迪尔,这也太狠了吧?你的宝贝能受得了吗?」

「你不知道,他对天鹅很痴迷。」奥迪尔微笑着,擦去齐格菲额头上因疼痛而渗出的冷汗,「是不是?你最喜欢被天鹅叼着你这里了,对吧?」

齐格菲模模糊糊地点头,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瑞恩摸了摸他的背:「还好吗?我可以继续吗?」

奥迪尔吻了一下他的脸颊,他依偎在奥迪尔身上,长长地吐出一口气,说:「继续。」

瑞恩动起来的时候,齐格菲快要崩溃了一般地抓着奥迪尔的胳膊,求救地看向他的眼睛。一对收拢翅膀的天鹅随着赤裸的身体起伏,一下一下打在胸口,无情地阻断流向乳头的血液,掌握住人类的身体,操纵着痛苦和愉悦,如此冰冷,不近人情,将那具火热的肉体折磨得神智不清。

「奥迪尔……奥迪尔……奥迪尔……」

他看起来好可怜,奥迪尔想要抱抱他,却没想到,瑞恩忽然抓住自己的手,把自己拉向他。奥迪尔倒下身去,伏在瑞恩肩头,还没来得及反应,已经被他搂着脖子,牢牢地吻住了。奥迪尔的喉咙里挤出一声低吟。

「不要……别离开我……」齐格菲的肩膀绷紧了,「把他还给我。」

瑞恩忍不住笑了,好像对自己的把戏很得意。奥迪尔苦笑着推了他一把。瑞恩无辜地耸耸肩。

「别这样,」奥迪尔抚摸着他的肩膀,「我就在这里。没事。」

「我要你……」齐格菲半转过身,胸膛起伏着,向奥迪尔伸出手。奥迪尔再一次体会到了那种心都快要融化的感觉,紧紧地握住了他的手。

「那么贪心,会被奥迪尔讨厌的。」瑞恩故意说。

「呜……可是……」

「我不讨厌。」奥迪尔赶紧说,「我喜欢。」他知道齐格菲有时候想法会消极到很可怕,瑞恩可不知道这一点。

瑞恩向他眨了眨眼,目光有种让奥迪尔心慌的东西,好像自己被看透了一般。他挣开瑞恩的怀抱,回到齐格菲面前,拨弄一下天鹅吊坠,让齐格菲尖叫出声。

他的手指又一次紧紧扣在自己的胳膊上,力度之大,仿佛整个人的生命都要依靠奥迪尔。他的依赖让奥迪尔感到无比甜蜜。其实,就算齐格菲在见面时很黏人,但他平常除了约时间,从不会发短信打电话给奥迪尔。这场恋爱游戏没有奥迪尔之前期待过的那样真实,他对此有点失望。果然还是要在床上,齐格菲才会把他的依恋表露得最为坦白。此时,奥迪尔发觉,有第三者在场时更甚。

奥迪尔抚弄着齐格菲挺立的阴茎,留意着他的身体反应,瑞恩时不时发出的呻吟让气氛更为热烈。明明已经射过一次了,可还是没用多久,齐格菲就濒临高潮了,奥迪尔果断地在他快要到达时松开了手,他像是被电击中一般抽搐着,瑞恩被他这一下搞得气喘吁吁,一点都不怜惜,挺动得更狠。

突然,奥迪尔把天鹅摘了下来,被阻断的血液瞬间全部涌上胸前的两个小点,那一刻的快感能叫人发疯。齐格菲仿佛不能呼吸了,安静地仰起脖子,全身绷紧,大片红色像血的海浪席卷他的肌肤,挺立的乳头肿胀不堪。瑞恩兴奋地叫着,猛烈地干他后面。齐格菲绝望地摇了摇头,双手胡乱地向奥迪尔抓了过来。

他咬住了奥迪尔的肩膀,奥迪尔战栗着,感觉自己下面差不多可以就这样子爆发出来了。齐格菲呜呜地呻吟了一阵子,全身一直都绷得很紧。瑞恩又用力顶了他一下,他立起的阴茎便一跳一跳地,从顶端射出了白浊,溅到奥迪尔身上。

他居然被瑞恩从后面搞到射精了。奥迪尔惊讶地张了张嘴。齐格菲可从来没被自己操射过,这是他第一次靠着后面的刺激射精。

「你也太浪了吧。被瑞恩操就这么爽吗?」

「呜……我不……没有……」

瑞恩没有发觉齐格菲射精了,还在保持着很激烈的频率干他,高潮过后的齐格菲不单要承受这种风暴,还要被奥迪尔质问,他显然陷入了某种接近崩溃的状态,眼神已经彻底涣散。奥迪尔咬了咬嘴唇,在床上站了起来,扳过齐格菲的下巴。

齐格菲好像没意识到奥迪尔要做什么,只是用手扶住奥迪尔的腰臀,给虚弱的自己在无尽的感官刺激中找到一点支撑。

「张开嘴。」

齐格菲听话地张嘴了,奥迪尔的下体很快就被他嘴巴里的温暖裹缠住。身上两个洞同时被干,齐格菲失神的眼睛终于又有了一丝光芒。他抬起眼看向奥迪尔。奥迪尔想,他可以告诉瑞恩,齐格菲射精了,让他先停一下,处在不应期的齐格菲身体很难受。

但他没有。

奥迪尔射在齐格菲嘴里时,眼泪从齐格菲的脸庞滑落。奥迪尔让他别咽下去,而是张开嘴,让精液从他嘴角一点点流出来。齐格菲一边哭,一边吐着精液,那张美丽的脸被折腾得不成样子了。瑞恩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高潮了,搂紧齐格菲的腰,亲吻他的脖颈,抚摸他被汗水打湿的头发。齐格菲恍惚地看着奥迪尔,张着嘴,红红的舌头在里面动着,逐渐把白色的液体吐净了,透明的口涎也随着滴落。

「怎么哭了……我看看,啊,你高潮了。抱歉。」瑞恩喘息着说,「其实你可以说一声的。」

齐格菲合拢了嘴,咳嗽两声:「我没事。」

「这是齐格菲第一次被操射。」奥迪尔说。

「是吗?这么爽吗?」

齐格菲看了一眼奥迪尔,没有回答。

「这么爽吗?」奥迪尔把瑞恩的话重复了一遍。

「……对不起。」齐格菲的眼泪又涌了出来。

瑞恩察觉到不对头,从齐格菲身体里退了出来。「别对他那么凶。」瑞恩撇了撇嘴。

奥迪尔跪在齐格菲身前,捧起他的脸:「我很嫉妒。」

「对不起,以后不会了。」齐格菲柔声说。

「真的吗?证明给我看。」

「啊?」

「你说,『以后不会了』。」奥迪尔信誓旦旦地重复道,「那么就证明给我看吧,你不会第二次被瑞恩操到射了,是吧?」

「我——我不会……可是,你是说?」

事情变得一团乱。奥迪尔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演变成这样的。一般来说,如果玩了什么太激烈的把戏,把齐格菲弄哭了,他都会停下来好好安慰。他不太担心会伤害到齐格菲的身体,但精神上,齐格菲相当脆弱,自从那次惩罚后,奥迪尔再也不敢对他乱来了。

可是这一次,他不想停下,他只想……他想……

齐格菲正跪着骑在自己小腹上,自己仰面躺在床上,看着瑞恩从后面干他。他哭着摇头,说不行,快停下。瑞恩停下了,但奥迪尔一边抚摸着齐格菲的胸膛,一边说:「这样可不算数。」

「求你了,奥迪尔,我忍不住了……」

「不愿意为我忍耐吗?」奥迪尔露出失望的表情。

齐格菲闭了闭眼,睫毛上的眼泪滴到奥迪尔身上,他向后示意瑞恩可以继续了。

瑞恩叹了口气,抚摸着齐格菲的肩:「我可不会放过你的。」

在高潮前,齐格菲哭着向奥迪尔说对不起,但瑞恩拉起他的身体,从后面捂住他的嘴,他摇着头,连道歉的话也说不出口了,只能无助地射出来。他的样子太过悲惨和艳丽,奥迪尔颤抖着,撸动着自己火热的阴茎,瑞恩差不多也是同时和自己一起抵达了顶峰。

果然,结束之后,齐格菲哭得很厉害,根本停不下来。瑞恩责备地看了奥迪尔一眼,摇摇头:「我先去洗澡了,你们两只小鸳鸯,好好亲热一下吧。」

奥迪尔脸上一热,不去理会瑞恩,把齐格菲搂进怀里,安慰地拍着,哄着。

「没事了,没事了,我不是真的生气。」

齐格菲被泪水溢满的双眼盯着他:「所以,你不是真的嫉妒,是吗?」

「当然不是,我只是想欺负你一下。」奥迪尔爱怜地吻了吻他,「抱歉,是不是做得太过了?」

「……你不嫉妒。」齐格菲闭上了眼睛,「我太傻了。」

奥迪尔愣住了,心里像是被人撕开了一个洞。

齐格菲发出一种奇怪的笑声,胡乱地蹭了蹭脸,擦去泪水。

「我、我还是有点嫉妒的。」奥迪尔慌张地说,「我本来想安慰你的嘛,所以才那样说。你别……」

齐格菲瞟了他一眼,露出一种奥迪尔从未见过的冷笑:「那么现在是,我希望你怎么反应,你就怎么反应了?」

奥迪尔哑口无言。

齐格菲翻过身,背对着他,沉默一阵,轻声开口:「以后别再这样戏弄我了。」

「好。」奥迪尔点头。

「我爱你。」齐格菲闷闷地说。

奥迪尔从他背后小心地搂着他:「我也爱你。对不起。」

瑞恩回来的时候,齐格菲从床上跳了起来,奥迪尔也想要跟去浴室,但被他摆摆手拦住了:「我自己洗。」

「被教训了?」瑞恩吹了声口哨。

奥迪尔皱了皱眉,靠在枕头上,真想把自己藏起来。

瑞恩坐在椅子上面擦着头发,笑着说:「我这还是第一次被一对小情侣当成工具,不过你别说,玩得还挺开心的。」

「我没有把你当……」

「少来了,你嘴里从来没几句实话。」瑞恩干脆地说,「可能你不知道什么叫实话。」

奥迪尔安静了一阵,别扭地笑了笑:「你认为我是真的嫉妒。」

「你的确是。」

「我没有,你不明白……我不搞这些,『嫉妒』什么的。哪怕我就是真的爱上了齐格菲,我也不会嫉妒,这不是我的方式。」

「那么你爱上他了吗?」

「没有。」奥迪尔狠狠地瞪了瑞恩一眼。

瑞恩耸了耸肩,把毛巾扔开,向后仰去:「听我说,别对自己太苛刻了,嫉妒并不会让你变得不够酷。嫉妒得过分才会。」

「我可不想跟你聊这些。」

「那么来聊聊爱情吧。」

奥迪尔把枕头向他扔了过去:「什么时候你开始相信这套了?认为我会和我的客户恋爱?」

「你当然会了。」瑞恩惊讶地睁大眼,「要不然呢?你在工作之外从来不约会。」

「我……那也不代表我会爱上客户啊。我不想恋爱,不行吗?」

「可以。你说得对,和我无关。那么,我想和齐格菲约会,行吗?我挺喜欢他的。」

奥迪尔从床上站了起来,恶狠狠地盯着瑞恩那张笑嘻嘻的脸:「我不管你是不是以为自己在帮我一类的,你太自作聪明了。」

「我好伤心啊。」瑞恩开心地倒水喝,「行啦,我逗你玩的。」

奥迪尔叹了口气,重新倒在床上,盯着浴室的门。

「啊,还有一件事。」瑞恩说。

「什么?」

「我和齐格菲这次能不能付你半价?毕竟,我们俩差不多都是在操彼此。」

「滚。」

齐格菲从浴室里出来时,好像已经气消了。奥迪尔一想到瑞恩说什么要跟齐格菲约会,就感到很别扭,不想留他们两个独处。不过很快,瑞恩就穿戴整齐离开了,奥迪尔这才放心地去洗澡。

齐格菲也并不想要在这里过夜,奥迪尔没有勉强他。在齐格菲离开时,奥迪尔拉住他的手,把他抱进怀里:「我真的很抱歉。」

「算了,没事了。」

「……我嫉妒。」奥迪尔轻声说。

齐格菲没有看他。

「我那么嫉妒,嫉妒得我都生自己的气。明明是我提议要 3P 的,凭什么为一点小事就嫉妒啊。所以……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奥迪尔一边说,一边仔细看着齐格菲脸上的表情,他没有漏掉嘴角的那一抹笑容。看来,自己又一次成功地打动了他。

「我有点为你着魔了,齐格菲。」他抚摸着齐格菲的脸颊。

齐格菲摩挲他的手腕,兴奋得脸上发红:「我也是……一想到你可能根本不会为我感到嫉妒,我就很痛苦……」

「你不需要痛苦。」奥迪尔的胸口一阵揪紧,「我还会为你嫉妒的。」

齐格菲凝视着他的眼睛,说:「我很抱歉,没能陪你去溜冰。」

「什么?」奥迪尔怔住了,「怎么突然说这个?」

「我就是……很抱歉。」齐格菲的脸上阴晴不定,「奥迪尔,我以后可以在平时给你发短信,或者打电话吗?」

「当然,当然可以。」奥迪尔的心一下子变得柔软,「天啊,你可以的。你是以为我不愿意吗?」

「我不想让你把我当成是个黏人的讨厌鬼……」齐格菲的鼻子皱了皱。

奥迪尔想笑,但又有点笑不出来,他抱了抱齐格菲:「你可以。我喜欢你这样做。我平时总是在想着你……我很高兴你也总在想着我。」

齐格菲走后,奥迪尔看着空荡荡的走廊好一阵子,才把门关起来。他背靠着门扉,轻轻地向下滑去,坐到了地上。

瑞恩说得没错。奥迪尔嘴里没有几句实话。

可能是他不知道什么叫实话。


TBC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