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墟王子 - 6

【男鹅同人 | 王子/陌生人 | 卖淫AU】「真奇怪……」齐格菲颤抖的唇擦过奥迪尔的耳垂,「碰你身上的任何地方,我好像都能感觉到你的心跳。」

奥迪尔等待着,好像他知道有什么重要的东西,正在到来的路上。

「真奇怪……」齐格菲颤抖的唇擦过奥迪尔的耳垂,「碰你身上的任何地方,我好像都能感觉到你的心跳。」

文前预警

tags
原作Swan Lake (Bourne)
关系Prince/Stranger
分级Explicit
角色Stranger, Prince
其它Explicit Sexual Content, 卖淫AU, 应召女友AU, Blindfolds, Rimming, Anal Sex
信息章节:6/13 字数: 6263 字(本章)

目录

1 | 2 | 3 | 4 | 5 | 6

正文

【上一章】


奥迪尔曾经以为,这是齐格菲所期待的事,但直到这一刻,看到齐格菲赤裸着向坐在床沿的他走来,他才明白期待的人或许是自己。

那具身体依旧有青涩和陌生的气息,还没有被奥迪尔彻底玩弄探索过,因此保留着某种界限,有待跨越。齐格菲总是一副急切想要被跨越的样子,奥迪尔却执意只肯一点一点地给他。今天,奥迪尔终于允许齐格菲来脱掉他的衣服,抚摸和亲吻他的全身。他毫不怀疑齐格菲会好好利用这个机会。

齐格菲四肢着地跪在了他脚边,微微扬起脸,皮肤擦过绒绒的地毯。奥迪尔好奇地注视着他的眼睛,找寻着那份欲望所指的方向,但还没有找到答案时,齐格菲的手已经从下面探进了他的裤管里。奥迪尔吃惊地张了张嘴。齐格菲掀起他的裤脚,卷下袜子边,俯下身亲吻他的脚腕。

谁能想到这是齐格菲选择开始的地方呢?他真是个怪人。奥迪尔忍不住微笑。

接着,齐格菲脱掉了奥迪尔右脚的鞋,一边除去袜子,一边轻吻。袜子离开的部位,很快就有嘴唇接上,仿佛为奥迪尔的脚套上了一层吻。当袜子落在地毯上时,奥迪尔的脚趾也被齐格菲吮在了口中。

手指在床单上不由自主地抓紧,奥迪尔抿了抿嘴唇,想要让心跳稍微平复一点,但不怎么成功。齐格菲一边含着他的脚趾,一边用渴求的目光盯着他,被如此注视,奥迪尔的耳根都烧了起来。

齐格菲温热的舌尖顺着脚背舔着,把裤管再往上卷,手掌碾过小腿,按压膝盖,指尖用力往裤子里更深处探寻,直到再也进不去。奥迪尔希望他能用剪刀破开这条该死的裤子,用锋利的尖端带给肉体丝丝寒气,然后撕裂它,把那对惹人发疯的嘴唇贴过来,印满自己。但他选择去抚摸和亲吻另一只脚,直到奥迪尔发出一声焦躁的呻吟。

仿佛听从着信号,齐格菲跪到他双腿中间,把脸埋向他胯部。奥迪尔倒吸一口气,掐住齐格菲的肩膀。那张漂亮的脸蛋在他身下胡乱蹭了蹭,向上抬起来,望着他的眼睛,像是在寻求着许可。奥迪尔无言地抚摸他的颧骨,把他拉向腰间。齐格菲将他的衬衫从裤子里揪出来,双手颤抖着,露出迷茫的目光,仿佛不敢相信般,开始抚摸他的腰。奥迪尔叹息一声,把手指插进齐格菲的头发里揉着。

当齐格菲解开他的裤子往下褪时,奥迪尔手用了点力气,拉住齐格菲的头发,让他仰起头。「你还真是个色情狂啊,」奥迪尔低低地喘息着,「一上来就想脱我的裤子,哈?」

「唔……我……」齐格菲闭了闭眼睛,脖子微微泛红。

「为什么想脱我的裤子?」

「想……舔你……摸你……」

「想舔哪里?摸哪里?」奥迪尔笑了。

齐格菲的手指沿着裤子的拉链摩挲着:「所有的。」

「撒谎,明明是想吃鸡巴了。」

齐格菲的喉咙里发出咕哝的声音。粗俗又直接的言语总能让他一下子激动起来,奥迪尔不禁有点怀疑自己那个「黑手党公子」的猜测,因为齐格菲显然过分有教养,不像是在犯罪世界里长大的。他没有要求齐格菲重复他的下流话,而是放松手,温柔地摸摸指间的头发:「来,给我脱掉吧,好好地品尝我。」

齐格菲一边呻吟一边点头,奥迪尔抬起臀,由着他把裤子拉了下去,刚拉到膝盖处他就停了,急切地把内裤也往下拉,然后整张脸凑过来,不管不顾地含住了奥迪尔稍微勃起的性器,手掌抓住臀瓣胡乱捏了起来。

「别这么急……」奥迪尔吸了一口气,「我又不会跑。」

他像是没听见似的,一门心思埋在那里又舔又吮,只剩下微弱的鼻音,奥迪尔被他搞得很舒服,大腿颤个不停,只想要大大地张开,好让他的身子能更充分地贴住自己,却又碍于裤子的禁锢分不开腿,只能不满地吩咐他:「脱掉,都脱掉……」

只需要求,三下两下,奥迪尔下半身就被扒光了,向下望去,齐格菲的手臂环着他腰身,柔顺的头发在身下起伏,肩胛骨伴随吸吮而耸动着,带动背部悦目的肌肉变幻着形状,脚掌从浑圆的屁股下面伸出来。奥迪尔低吟着,轻轻摩挲齐格菲的脸,可以感受到自己勃起的阴茎时不时从他脸蛋上鼓起来。

「我身上可不止有这一个地方啊。」奥迪尔埋怨道。

吐出他的阴茎,齐格菲的嘴唇被唾液沾得发亮:「抱歉。」他好认真,又乖,纵容着奥迪尔随便的撒娇,实在太可爱了。他开始品尝奥迪尔身上其它的地方,带着甜蜜的饥渴和虔诚,奥迪尔扶着他的头指引他,让他在自己喜欢的地方多停留。

齐格菲摘去了奥迪尔的领带——正是他在商场里给他挑的那条。奥迪尔心头一动,将领带绑在齐格菲头上,蒙住他那双不安分的眼睛。奥迪尔当然曾在床上和性伴侣玩一些感官剥夺的花样,但从来都只有他自己被蒙眼,他不会蒙住床伴的眼睛,因为他需要被对方热情的目光所注视。如果缺少了,就好像自己无论是谁都可以,对方根本不在意他,蒙上眼的话,即便讨厌也没区别,自己成了空的,成了影子,什么也不是,不存在也没关系……他害怕那种感觉。

但他蒙上了齐格菲的眼睛。

「呃,奥迪尔?这样我……」

「就这样抚摸我。」

齐格菲停了一阵,大概是在适应黑暗,然后他小心翼翼地伸出手,迷茫地挥舞着,直到碰触到奥迪尔的脸。

接着,他开始笨手笨脚地抚摸奥迪尔,不知花了多久才解开扣子,脱掉了那件衬衫。他的身子不太能保持平衡,便靠在奥迪尔膝头,顺着胸膛上凸起的地方缓慢地摸索。失去方向感的齐格菲在肉体的荒原上徘徊,没有了奥迪尔的引导。

「你想要什么?」齐格菲小声问。

奥迪尔没有回答。

「我看不见你。我很害怕。」齐格菲的声音在颤抖,「你是真的吗?」

于是奥迪尔轻声说:「你来告诉我。」

齐格菲缓缓爬上了床,摸着奥迪尔的身体,挪到背后,搂住肩膀,嘴唇艰难地寻觅着。奥迪尔向后仰去,贴住他。他的手开始抚摸。

那不确定的、颤抖的抚摸,在奥迪尔身上留下奇妙的触感。他把手掌放在奥迪尔胸口,心脏跳动的地方,黑天鹅在他手中展开了翅膀。他的嘴唇顺着脖颈向下,吻到背部肩胛骨中央。那是奥迪尔身上最敏感的部位之一,惹他一阵战栗。

「喜欢这里?」齐格菲问。

「嗯。」

「吻这里,你的心脏就会跳得很厉害。」

「是吗?」奥迪尔笑了。

齐格菲用脸庞贴着奥迪尔的背,从那里倾听胸腔里的声音,然后发出一声赞赏的叹息:「你真美。」

奥迪尔默默垂下头,握住他放在自己胸口的手指。

他开始掌握住了平衡和节奏,手掌稳定了下来,亲吻也愈发火热,似乎将面前的身体当作了黑暗中的灯塔,驶向皮肤和骨骼指向的航路。奥迪尔索性跪在了床上,直起身子,好让他能更轻易地接触到自己身体的每个部位。齐格菲一点也没有浪费他的苦心。

某个时刻,齐格菲的动作忽然放缓了,从肩膀到胸口,手掌沿着腰侧一路向下,按在腹股沟上,指尖接近着欲望勃发的位置,嘴唇停在耳边,绑住的领带垂下来,拂过两个人的肩头。奥迪尔等待着,好像他知道有什么重要的东西,正在到来的路上。

「真奇怪……」齐格菲颤抖的唇擦过奥迪尔的耳垂,「碰你身上的任何地方,我好像都能感觉到你的心跳。」

奥迪尔揪着领带,把他的头拽过来,急切地吻他。黑天鹅的翅膀在心口的位置张开,张开,化成甜美的阴影笼罩着他们。

乘着羽毛,奥迪尔趴了下来,抓紧床单,四处撩拨的唇舌在他背上游走,让他浑身发热,意识混沌,整个世界只剩下了齐格菲。他的拥抱,他的触摸,他混乱的赞美,他呢喃着自己的名字……奥迪尔用心跳回应他,臀部向上抬高,握住自己的阴茎,呜咽一声。

像是在配合他一般,齐格菲掰开他的臀瓣,一股温热的气息向着身体的中心袭来,轻柔地抵住了敏感的穴口。 他的舌头。 奥迪尔尖叫了起来。

他真的很享受被人舔那里,但他的客户之中,愿意为他舔的人寥寥无几。齐格菲的舌头好像在安慰他,一点一点温暖他,润湿他,打开他,偶尔舌尖会进入他,背脊传来阵阵酥麻,像是被羽毛轻搔,身体好像快融化了。饥渴的呻吟从后方传来,掺杂奥迪尔自己的喘息。齐格菲的下巴上有很短的胡茬,伴随舔弄的动作,会轻轻蹭过臀瓣,让人近乎发狂。

奥迪尔陷入床榻里,沉浸在肉欲中,身体每个部位都变得极为敏感。他模模糊糊地想,齐格菲能够找到他,即便被蒙上了眼睛,他依然能找到他,从黑暗中辨识出他。

他不知道自己说了多少次「对」、「好」、「我要你」,在齐格菲轻咬他的大腿内侧时,像是有电流经过全身一般。不行,虽然这样很舒服,但奥迪尔已经等不下去了,他想要更多,更多,更多。他翻过身,拉住齐格菲的胳膊,被蒙住眼的人一下子失去了支撑点,迷迷糊糊地倒在床上。奥迪尔小心地将他拽到面前,与他侧躺相对,摘掉了领带,露出那双迷人的眼睛。

齐格菲羞涩地笑了笑:「嗨。又见到你了,真好。」

捏紧了领带,奥迪尔无声地点点头。

他很快地就弄软了齐格菲的后庭,和一个多月前完全没经过开发时果然很不同,他一边在里面抽动着手指,一边亲着齐格菲的脸,问道:「你怎么那么会搞我啊?差点把我舔射了,该不会你其实很有经验吧?」

齐格菲在他怀里呻吟着,摇头道:「不是……我、我上网做了点调查……我只有你。」

奥迪尔笑了,忍不住在他里面更肆无忌惮地动作起来:「你做得很好,我喜欢。让我给你一点奖励……」

上网做过调查的齐格菲,显然没有好好调查过什么是前列腺高潮,而奥迪尔让他亲身体验了一把。他在奥迪尔怀里叫着,扭动着,被推向陌生的高峰,只能死死抓着奥迪尔的胳膊,但是他很快就失去了这唯一的稻草,因为奥迪尔爬了起来,戴上套子,把齐格菲的臀部拉向自己,对准了入口。

奥迪尔知道,越是梦想了很久的事情,得到之后越可能会失望,会发现不如想象中那么好,他对此有心理准备。

但他没料到的是,他根本就没能进去。

只把前端勉强挤进去一点点,齐格菲就疼得浑身发抖,明明之前已经用手指扩张充分了,但自己的性器一碰到入口,他就紧张得不行,括约肌无法顺利张开,身体抗拒着奥迪尔,连带着阴茎也软了下去。

奥迪尔试了几次,停下来抚摸他,给他口交,想方设法让他放松下来,但还是不行。终于他摇了摇头,决定放弃:「这样不行,好了,没事的,今天先算了吧。」

齐格菲坐了起来,他羞愧地把脸侧过去,抱紧自己的双肩:「对不起……」

「别这样。」奥迪尔爱怜地抚摸他的背,尽量克制住自己声音中的失望,「来做点别的吧。」

「我以为……我以为自己准备好了。抱歉,我这人大概是有什么毛病吧。」

「瞎说什么呢。也许你只是不喜欢肛交,我遇见过许多不喜欢的人,这很正常,你没什么毛病。」奥迪尔稍微有点激动,揉着齐格菲的头发。

齐格菲亮亮的眼睛望向他,嘴唇发颤:「你、你真的这么想?」

我想,你渴望被男人的阴茎贯穿,但你为此感到耻辱,所以无法真的接受。 「是的,我就是这么想的。你不喜欢也没关系,又或者下次就行了,谁能说得准呢?」

齐格菲低下头去,没有回答。奥迪尔叹了口气,抱住他的肩:「别想了,好吗?」

「我想要你进入我……从我第一次见到你,你说……那一刻起,我就知道我想要。」齐格菲轻声说,「是你让我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从此,对你的幻想几乎没有停止过。」

奥迪尔亲了亲他的额头。

「我觉得自己像个错误。所有的,我所有的一切都是错误,从我出生开始,我活着的每一秒,我说过的每句话,我的每个渴望——全是错误。我的整个存在是个错误,我很不对劲,哪里都不对劲。」

过去奥迪尔也曾经觉得,齐格菲这人绷得太紧,让人担心他会坏掉。但这还是第一次,奥迪尔在为他感到害怕。「别胡说……」他把手伸向齐格菲的脸庞。

齐格菲偏了偏头,躲开了他:「我很抱歉。」

奥迪尔一时语塞。他原本想要进入齐格菲,但现在,他连碰都碰不到他了。

齐格菲把被子拉起来,遮住他颤抖的身体,好像想要消失在里面,抹掉他的存在,抹掉一个错误。奥迪尔实在看不下去了,咬了咬嘴唇,说:「其实……我准备了一些……我原本希望用不上的……」

「什么?」

「一种药物,闻一闻,可以让肌肉放松下来……在这个国家是合法的,但在有些国家不是。总之,最好不要多用,所以我没和你提,我怕你不愿意……」

「用吧。」齐格菲点点头,眼中有种濒临绝望之人才会有的狂热,「如果它能让我……」

「你确定?」奥迪尔伸手碰了碰他的脸,这一次,他没躲开,「我……我只想做你喜欢的事。」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奥迪尔的心跳得那样厉害,就好像自己是在表白似的。

「我喜欢你,我想要你。」

奥迪尔做好了失望的准备,但他没想到,进入齐格菲的体内,会比他梦想得还要好。

明明不过就是做爱罢了,又不是没做过,奥迪尔喜欢性,他喜欢和不同的人做爱,因为每个人在床上都很独特,有些经历很美好,有些很糟糕,有些很搞笑,有些很伤感……

所以,当然齐格菲也会有他独特的地方,这是可以预见的。可是,可是他……

他的手,放在奥迪尔的心口,贴着黑天鹅的纹身。因为药物的作用,他既全身松弛柔软,又嗨过了头,眼中一片迷蒙,一直低声呼唤奥迪尔的名字,仿佛这是一个能让他停留在床上,不至于飘起来飞走的咒语。他明目张胆地缠着奥迪尔,不,不是用身体,是用他整个人,是他的气味,他的声音,他的目光,他的话语,他的绝望,他的崩溃。他让他害怕,他让他看见。

奥迪尔有一种奇特的预感,在进入过齐格菲之后,自己不会再和以前一样了。没有其它证据能证明这一点,他自己就是唯一的证人。

奥迪尔掌握好角度,一下一下顶着他的前列腺,顶得他快要发疯,一直到齐格菲恳求着说,不行了,太多了,他变得好满,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承受了。奥迪尔吻着他,用手握着他的阴茎,帮他射出来。

「我还可以继续吗?」奥迪尔在他高潮后的身体里动了动。

「唔……可、可以,继续吧。」齐格菲抬起软绵绵的手臂,扳着自己的双腿。

奥迪尔捅了他几下,看他似乎一副非常痛苦的模样,问他:「很难受?」

「难受……但是,我想要,我喜欢被你充满,就算难受也想要。」

「好,那就给你。」奥迪尔掐住他的腰,俯下身吻他,用力操进去,让他变得更难受,但也更加被自己充满。

「呜……呜……奥迪尔……啊,我到底是怎么了?」

「被我操坏了?」

「是啊……」

奥迪尔加快了速度,撞得他身子一直向后,床被压得吱嘎作响,齐格菲闭上了眼睛,拧着双眉,尽力接纳着奥迪尔的激情,唇角流出断断续续的呻吟。奥迪尔有很多下流话想说,但他张开口时,说出来的却是:

「我爱你。」

齐格菲睁开眼,瞳孔放大了,看起来就像是幸福得快要昏过去了。奥迪尔一定是演得很好,让他很开心,这是他想要的,不是吗?这是他付钱的目的。 你能不能假装成爱我?

能。能。你要什么都可以。

「我快射了……」奥迪尔喘息着说。

「那个,你能不能……」齐格菲顿了顿,眼中雾蒙蒙的,「能不能……射在我身上?」

操。你要什么都可以。

奥迪尔的眼眶发热,他抽出来,摘掉套子,往齐格菲的肚子上撸动着,射得太激烈,他眼前都泛白了。他用自己的精液灌溉着齐格菲,标记他,玷污他,占有他……

他颓然倒在床上,躺在齐格菲身边,大口大口喘息着。身子还在痉挛中,齐格菲的手覆了上来,奥迪尔迷迷糊糊地咬了他,很轻很轻,可是他是真的想要吃掉他,这一刻,他真的想。他想用牙刺穿他的手指,嵌进去,再也不能分开。他想对齐格菲说一些很疯狂、很邪恶、很肮脏的话,最好能把他吓跑。

然而当齐格菲凑过来吻他时,他只有一句话能说得出来:

「我爱你。」


热水很舒服,甚至比做爱还舒服。

操齐格菲很舒服,但被他从后面抱在胸前,靠在他肩上,让他用浴球擦拭自己的胸膛,甚至比操他还要舒服。

奥迪尔闭上了眼睛。

齐格菲吻着他的耳垂,脖子,肩膀,水声在浴室里回荡。

「嗯……奥迪尔?」

「怎么?」

「刚刚,那个,我感觉很好。你呢?」

奥迪尔不禁笑了:「我也是。」

「我想知道……」

「什么?说呀。」

「性爱都会感觉这么好吗?」齐格菲小心翼翼地说,「因为我只和你做过……有点好奇。你和其他人做的时候,也会像这样吗?」

这可真是个危险的问题。奥迪尔皱了皱眉,如果他和齐格菲提起别的客户,那么就要冒着打破幻想的风险,暴露出他们本质上的雇佣关系。但另一方面,「诚实」地提起自己的伴游生涯,会让齐格菲感觉他的确接触到了真实的奥迪尔,而且稍加修饰,就能让他感到他是特殊的,和别的客户不一样。

「也许是因为你吸了药。」奥迪尔最后还是选择干脆逃避问题,「嗑嗨了之后感官和平时不一样。下次和你做,你要是感觉没这次棒,可别太伤心哦。」

「哦……也是。我没想到这一点。」齐格菲小声说。

奥迪尔拉过他的手,细细地抚摸着:「你以后可别再说那种话了……」

「啊?」

「说什么你是个错误,之类的。」

齐格菲安静了一阵,手臂搂紧了奥迪尔:「抱歉。我尽量。」

「你会觉得和我在一起是个错误吗?」

「不!当然不会。」齐格菲急切地说,「怎么可能呢,我根本都没办法想象,任何和你有关的事会是错误的。」

「所以你也不会是。」奥迪尔吻了吻他的手。

齐格菲轻轻地笑了。他的鼻息喷在奥迪尔颈间,叫人一阵痒。

不知不觉,齐格菲的手掌又一次停留在了奥迪尔的心口,就像他们做爱时那样。奥迪尔的心在他手上跳动。

「谢谢。」齐格菲说,「我也爱你。」

奥迪尔眨了眨眼。他有些惊讶,他说了两次,对方都没有回应,他还以为齐格菲不会说的。

到了这一刻,他发现自己总是控制不好与齐格菲之间的幻想。就好像下一秒,所有一切都会被打破。他永远做不到胸有成竹。

黑天鹅在齐格菲的手心里起飞,在洁白的浴室里盘旋,落下暧昧不清的黑色羽毛。

奥迪尔再一次闭上了眼睛,决定无论如何,他会享受这一切。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