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墟王子 - 4

【男鹅同人 | 王子/陌生人 | 卖淫AU】每个人都有重要的活动,了不起的事业,放不下的亲人,只有奥迪尔这种人什么要紧事也没有,唯有跟人上床而已。

每个人都有重要的活动,了不起的事业,放不下的亲人,只有奥迪尔这种人什么要紧事也没有,唯有跟人上床而已。

文前预警

tags
原作Swan Lake (Bourne)
关系Prince/Stranger
分级Explicit
角色Stranger, Prince
其它Explicit Sexual Content, 卖淫AU, 应召女友AU, 自慰, 惩罚, Dom/sub Undertones
信息章节:8/13 字数: 7115 字(本章)

目录

1 | 2 | 3 | 4 | 5 | 6 | 7 | 8

正文

【上一章】


齐格菲离开的日子里,奥迪尔几乎把他给忘了。说到底,他是个只见过两次面的陌生人,一个不熟的新客户,一旦不在眼前,就好像烟雾一样彻底消失了。直到薇薇安告诉他齐格菲约他了,和他敲定了时间地点,奥迪尔才想起这个人来。

他正好窝在自己公寓的沙发上,挂掉薇薇安的电话后,齐格菲的形象逐渐变得清晰,仿佛就站在自己的客厅地毯上——裤子褪到脚下,内裤被撑起,龟头顶着的地方湿乎乎的,表情好像快要哭了一样。

奥迪尔身上一阵燥热,冲进卧室,急匆匆脱光下半身,把长枕头压在身下开始自慰。他想象那是齐格菲,自己插在那具过度渴求爱的身体里,操得很深,胀得很满。他把自己下面摸得一片湿滑,滴着水洇在枕头上,一下下顶弄着。快感顺着脊背急窜,奥迪尔胡言乱语着浪叫了起来:「腿张大点,真好,整根都吃进去了,对,对……」

他另一只手死死地抓紧了枕头的边缘,把幻想中的齐格菲的头发揪住拉起来,听见那个诱人的声音对自己哭喊着:求你,奥迪尔,求你爱我!

「我正在爱你啊……」奥迪尔气喘吁吁地说,发现自己的声音完全被快感扭曲了。只有一个人时,听到自身的呻吟声响彻在安静的房间里,会有种额外的耻感。他用牙咬住了枕套,把头埋下去,手疯狂地动着把自己推向极限,整个身体都在激烈地蹭着可怜的枕头。高潮的时候他仰起头,大声呼喊着齐格菲的名字,搂着那具不存在的身体,把精液全都灌了进去。

结束之后过了半晌,他才开始后悔把自己的床搞到一片狼藉,又要换洗一番了。连点自慰的准备都没做,急成这个样子,不管不顾的,简直不像平时的奥迪尔。

不过奥迪尔本来也需要自慰一下,他等下要去见戴安,她是那种自己不但不需要担心会硬不起来,反而需要担心会射得太快的客户。所以去见这样的客户之前,奥迪尔都会让自己先射一次,免得表现不济。

她会让奥迪尔很兴奋,是因为一种相当迷人的气质——她很厌世,差不多是痛恨这世上所有的一切,老挂着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奥迪尔每次和她在一起时,都觉得自己大概从不能让她稍微开心,最多只是让她少恨这个世界一点点,那已经是他能获得的最大的肯定了。奥迪尔最喜欢的就是跟着她去出席一些高档宴会,充当她的小狼狗,看着一堆上流社会人士对她指指点点却又艳羡的样子。而戴安向来对旁人的反应无动于衷。

这一次,奥迪尔发觉自己和她做完之后,莫名其妙地想到了齐格菲。他亲吻她头发时有种苦涩感,因为他在想,戴安从来不会想要任何人爱她。她只会笑着拍拍奥迪尔的脸,然后裹着被单坐到窗前的扶手椅上,倒上一杯水,望着窗外的天空逐步陷入黑暗。看到星光的一刻,奥迪尔甚至希望她也能要求他假装爱她,这样他就可以走过去说好,吻她光洁的肩膀,古老又浪漫的星空会笼罩他们,让他们一起少恨这个世界一点点。

去见齐格菲之前,奥迪尔自然也要先自慰——毕竟今天大概是要做全套了。他躺在自己的床上,这一次在身下垫好了毛巾。闭上眼睛时,奥迪尔的脑海中首先出现的是第一次见面时,齐格菲碰触他的模样。他的手掌缓缓抚着自己的肩,像是一个在废墟徘徊的王子,抚摸他深爱的情人……奥迪尔想起,他都还没有让齐格菲好好地抚摸过自己的身体。他记得他跪在自己两腿之间,不住地乞求,乞求,让我碰碰你吧, 但奥迪尔没有答应他。

「这次我会让你摸我的……你想碰哪里都可以。」奥迪尔一边撸动着阴茎,一边向回忆中的齐格菲承诺道。「我会教给你我喜欢被碰的地方,我喜欢的方式……舔我,对,就是那里,我要你舔我,品尝我……呜……再用力一点……」

齐格菲的手,齐格菲的唇,齐格菲的目光,齐格菲的舌头……它们肆意交叉游走着,在肌肤上编织欲望的网,奥迪尔全身都着了火,扭动着,在汗水和热情中挣扎着,呼唤他的名字,邀请他品尝更多。奥迪尔让自己泻在了齐格菲嘴里,把他喂得满满的。

齐格菲和他约定的地点是酒店,时间是从下午三点一直到第二天早上。奥迪尔对他们之前说好的「约会」到底能不能实现有些没底,但他还是去租了一辆车,这样如果有什么一时兴起的想法,他们都可以随时出发。

奥迪尔准时地来到酒店餐厅,齐格菲迟到了,他坐在桌前等了一阵,听到吧台那边的服务生喊:「奥迪尔先生?奥迪尔先生在吗?」

奥迪尔接过了吧台的电话,齐格菲懊恼地在电话另一端道歉:「我大概还有二十分钟才能到,你去前台拿房卡,在房间里等我吧。真抱歉。」

又听到他的声音感觉真好,奥迪尔笑了笑:「不急,你慢慢来。」

奥迪尔这次没准备太多东西,但他毫无疑问带上了上次那副手铐,他感觉齐格菲好像还挺喜欢被束缚的,在床上,手铐实在是既简单又乐趣十足的玩具。他进入房间后,就把手铐摆在了床沿上。 我相信你。 那个被铐住的年轻人一边红着眼眶,一边坚定不移地说。

关于与齐格菲两次交欢的记忆,不想起的时候就像烟雾般消散,一旦回忆起来,微小的细节原来都可以记得那么清楚。而且细节还相当丰富,因为两次他都留下来过夜了。早上齐格菲送走自己的时候,会依依不舍地吻着他,那副迷恋的表情直勾得奥迪尔心神荡漾。

齐格菲一进门就吻他,照着奥迪尔所能幻想到的最美好的模样,他被齐格菲稍稍撞到了,从玄关向后退了几步,腰靠在沙发背上,承受着密不透风的吻。「我好想你,奥迪尔,我好想你……」那对总是吐露着惊人话语的嘴唇,在亲吻的间隙居然还顾得上倾诉思念。

奥迪尔什么也没说,用身体来回应他就足够。几乎是拖拽着,他把齐格菲拉进卧室,按在床上让他面朝下跪着,干脆利落地用手铐把他双手铐在了背后,然后就把他的裤子一扒到底。

「等下……奥迪尔,听我说——」

「闭嘴。」奥迪尔在他屁股上拍了两巴掌,用力抚摸他的腰腹,把衣服往背上掀。

「唔……我没办法留太久,我马上就得走了!」

「……你说什么?」奥迪尔的动作停了下来。

「对不起……有个活动实在躲不过,我也没料到。好不容易才想办法先赶过来和你见一面,我很快就得回去……」齐格菲费力地用肩膀撑着身体,试着回过头来,望着奥迪尔。

奥迪尔眨了眨眼,手上又动了起来,齐格菲嚷嚷着:「喂!等下啊!我没时间做了。」

「不准走。」

「什么?」

「不准走。留下。」奥迪尔干脆地说,「推掉你的事。」

「不可能的……奥迪尔,别这样。啊!」

奥迪尔亲吻着他的臀,手掌握着他的大腿揉捏着。说什么马上就要走……好好折腾他一番,看他还舍得走不。

「不行……放开我,别闹了!」齐格菲被摸得气急败坏。

奥迪尔没搭理他,直接探上他的阴茎,捧在手里捏了几下。

「住手……你不明白……我真的不能留下。」齐格菲挣动着,身体发抖,但阴茎却毫无反应。

我不明白? 奥迪尔皱了皱眉。虽然齐格菲和他别的客户在年纪上差得很远,但这种自视甚高的习气,倒是和他们如出一辙,认为世界少了他们就不转了,总有个不得不去的活动。就让这位小少爷了解一下,他其实没那么重要吧。

奥迪尔欺身压在了他背上,把手伸到他前襟去解开衣服,齐格菲挣扎道:「等下,你别光是上手,倒是说句话啊……」

「说什么?」

「你生气了……」齐格菲低声说。

他的阴茎还是毫无反应,他确实不想做,那个躲不过的活动显然很重要。奥迪尔停手了。一个人不想和你上床,你还能怎么办?每个人都有重要的活动,了不起的事业,放不下的亲人,只有奥迪尔这种人什么要紧事也没有,唯有跟人上床而已。

「你什么时候知道今天有事的?」他问。

「大概是昨天吧。」

「为什么你不取消今天的见面呢?我们可以另约时间的。」

齐格菲安静了一阵子,才小声回答:「我太想见你了,等不及……而且我想试试能不能逃开。」

奥迪尔把他的头按进床垫里,压在他身上,扒开领口,用力吮他的肩颈连接的部分,吮出一个吻痕来,才放开了齐格菲。「记得挡好这里。好了,去吧。」

他解开了齐格菲腕上的手铐,那人翻过身来,满眼都是愧疚,探上来吻奥迪尔。湿润的,温柔的,怯意的,不再是那种属于齐格菲的原始而又真挚的吻法。奥迪尔回应着,却也不怎么投入。

「我大概在晚饭时间才能离开……」齐格菲小心翼翼地轻啄奥迪尔的脸颊,「呃,我不是说要你等我,只是,如果你到时候还在……」

奥迪尔放开他站起来:「不会。我有别的事。」

「哦。」齐格菲垂下了头,整理着衣服,「好,我明白了。但房间反正是不能退的,你想在这里待多久都可以。」

奥迪尔插着兜,靠在门框上看着他。齐格菲穿好裤子,理好头发,按了按颈上吻痕的位置,确保被衬衫遮好。衣冠楚楚,一表人才。也不知是去什么样的活动?大概是戴安会带奥迪尔参加的那种宴会吧,每个人脸上都挂着假笑,彬彬有礼,话题无聊,唯有食物令人感兴趣。参加这种宴会,比和奥迪尔在一起更重要,那是自然的。

奥迪尔暗自叹气,提醒自己他是客户,总得给他一些甜头,可不是耍脾气的时候。他故作苦涩地说:「我也想你。」 除了最近这一个月。

齐格菲的嘴唇动了动,走上前,把额头靠在他肩上。奥迪尔忍不住把脸埋进他柔软的发丝间,让他的气息进入自己。

「我真的很抱歉……」齐格菲抬眼看他,眸子亮亮的。

奥迪尔捏了捏他的脸:「那下次可要好好补偿我。」

「嗯!」

奥迪尔搂住他的腰,笑了:「你下面准备好了?」

齐格菲红了脸,轻轻点头:「嗯……大概是吧?」

「到时候给我检验一下。」奥迪尔逗弄他的耳垂,臂弯中的人微微战栗。

齐格菲走后,奥迪尔疲倦地倒在沙发上,愣了好一阵,去打开迷你吧,报复般地取出一堆小酒瓶,搬到床上。他脱掉衣服换上浴袍,在床上躺着,打开电视,然后开始喝烈酒。

他跟齐格菲说他有别的事,当然是假话。手铐还躺在他脚边,折射着电视机的反光,像在嘲笑他。

他还以为凭着自己的魅力,肯定已经把齐格菲吃得死死的了,现实又如何呢?现实是,齐格菲连留下来这样一点小事都不肯为他做。到头来,还得是奥迪尔去哄着他。

切换频道时,会有一瞬间的黑屏,奥迪尔厌恶地看着电视机里自己的倒影,被一个一个耀眼鲜艳的明星身影所打碎。他什么也不是。

奥迪尔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醒来时屋子里已经暗了下来,只有电视的光芒在闪烁。正因如此,手机屏幕亮起来时,格外刺眼。

是安娜贝尔,她给他打了几个电话,还发了一堆短信,奥迪尔揉了揉眉心。对啊,安娜贝尔来了,就是今天下飞机。他明明记在日历上的。奥迪尔爬起来,收听她的留言。

「嗨,克里斯,我打了几次你都没接,我到酒店了,晚上要不要一起吃个饭啊?总之,看到的话给我回个电话吧。如果你有那么忙,那至少也给我回条消息啊。」

奥迪尔把手机抛上抛下,扔开,又拿回来。屏幕随着他的动作亮起来,锁屏画面是他和安娜贝尔的合影。她穿着一件雪白的针织衫,对着镜头露出美丽灿烂的笑容,奥迪尔则是灰蓝色的衬衣和黑风衣,凑在她肩旁微笑,姐弟二人身后是闪闪发光的湖泊。那是他进入法学院的第一年,安娜贝尔来看他,他们一起去城市公园玩。她说,要拍合照发给妈妈。

当时安娜贝尔刚刚加入一个知名舞团,不久后就要跟团开始一场全球巡演。你放假了就来找我,和我们一起去全世界旅游吧。

这就是安娜贝尔,总是有着更远大的理想,舞台上和生活中完美的白天鹅。

只是她从来没能兑现带奥迪尔一起旅行的承诺。奥迪尔把她的话当了真,放假了想去找她,被她种种推诿,说是行程实在太忙了,恐怕没时间陪他。后来奥迪尔才知道她那时在跟舞团里一个帅小伙子谈恋爱,哪里顾得上别的。

奥迪尔没敢点开她的短信,以免它们都会显示成「已读」。他关掉了手机。现在的自己实在没精力对付安娜贝尔了,明天再说吧,她应该会在城里留几天的。

他叫了客房服务送晚餐上来,汉堡和薯条,他很久没允许自己吃这些快餐食品了。他一边看电视,一边坐在床上举着汉堡大嚼特嚼,胃填得满满后,他懒洋洋地盘起腿来,用冷掉的薯条划拉着盘子里的番茄酱玩。

门把喀哒作响,几秒钟之后,奥迪尔愣愣地看着客厅里站着的齐格菲,以为自己是见了鬼。

齐格菲也傻了眼:「你还在这里啊?」

好极了,今天奥迪尔怎么就那么走运啊?先是被以为搞定了的客人给抛下,然后又被抓到说谎,还让他看见自己坐在床上大吃垃圾食品的模样,更不要说还有一堆空酒瓶在地板上扔着。

奥迪尔脸上阵阵发热,他拿餐巾纸用力擦着嘴角,把盘子往床头柜上一放。他甚至都不想抬头看齐格菲了。

「你是在等我吗?」齐格菲的声音在颤抖。

奥迪尔咬了咬牙:「你是认为我一定会等你,才回来的?」

「不,我以为你肯定走了。我是想来看看你会不会留个纸条什么的给我……」

奥迪尔沉默良久,叹了口气,伸手招呼他:「过来。」

齐格菲把那具渴求的身子一下子投入他怀里,紧紧抱住他的腰:「我会补偿你的,你想怎么做都可以……」

「真的吗?」奥迪尔冷冷地说。

齐格菲不自然地抖了抖,抬头看他,等待他的处置。奥迪尔揪住了他的头发向下拉,疼得他直抽气。

「我真的很生你的气,你明白吗?」奥迪尔沉声道。

「呜……对不起……」齐格菲眼中泛起了泪光。

奥迪尔解开他的腰带:「我想要惩罚你。」

「好。」齐格菲认命地闭上了眼睛,脸色发白,「惩罚我吧。」

「别想得太简单了。我会让你很疼,但不会真的超过你能忍受的地步,如果你实在挨不住了,觉得自己有危险,可以要我停下,但必须是在你实在忍不了的情况下。这样可以吗?」

「可以。」齐格菲还是那样,答应得过快,好像都没仔细思考过奥迪尔到底要对他做什么。

「我再说一遍——你会很疼的。」

「我知道,我活该。」

奥迪尔吸了一口气,胸口一阵发紧。

他脱掉齐格菲的裤子,露出光裸的臀部,用手铐把他的手铐在身前,让他趴下跪在床上。奥迪尔打开床头柜的抽屉,从里面拿出又厚又重的一本圣经。

「你是个信徒吗?」奥迪尔摸着圣经的皮革封面,确保不会有任何突出尖利的地方伤到齐格菲。

「我……我应该是,或者说,我假装是。」齐格菲回头看着他手里的圣经,眼睛睁得老大。

「那就好。」奥迪尔戏谑地说,「你想必可以承受得起『神的震怒』。」

他挥起圣经,试着在那对臀瓣上打了几下,以便了解齐格菲的疼痛阈值,结果是,他不太禁打,奥迪尔需要很小心。齐格菲自报疼痛度从六升到八的那一下,已经把他给打得掉眼泪了。幸好这个位置哪怕他回头都不容易看到他的脸,不然奥迪尔都有些下不去手惩罚他。

「我会用『八』那种力道打你,一共二十下。你愿意乖乖受罚吗?」

齐格菲抽了一口冷气,肩膀颤抖得很可怜。「八」的疼痛度对一般人来说已经很高了,并不是能够享受的疼痛,奥迪尔得保证对他来说这是彻头彻尾的惩罚,唯一目的就是要他痛苦。

「愿意……请惩罚我。」齐格菲闷闷地回答。

「好。如果你受不了,感到自己的情况很危险,就喊停,明白?」

「明白。」

「我不会弄伤你的,你相信我吗?」

「我相信你。」

「很好,你准备好了?」

「是。」

奥迪尔深深地呼吸,举起圣经,抚摸着齐格菲的臀肉,想象着过一阵子,这里会红成什么样子,又会留下多少瘀伤,一时内心荡漾,有些恍惚。但他没有拖延,朝着中心的位置抽了下去。

啪!啪!啪!啪!

一下去直接就连着来了狠狠的四下,齐格菲一声一声喊得让人心惊。奥迪尔定定神,观察着他的反应,扶着他的腰,说:「你迟到了。」

「呜呜呜……对不起……」

啪!啪!啪!啪!

「你不提前通知我,我满怀期待地来了,像个傻子。」

「对……不……起……」齐格菲泣不成声。

啪!啪!啪!

「你抛下我走了。」

「我错了,奥迪尔……我错了!」

啪!啪!啪!

「你把别的事情看得比我重要。」

「不是的……原谅我……求求你……」

啪!啪!啪!

奥迪尔咬了咬嘴唇:「你说过要和我约会的,这就是我的约会吗?」

「惩、惩罚我……」齐格菲哭得上气不接上气,断断续续地说,「我活该。」

啪!啪!

「齐格菲,你让我伤心了。」奥迪尔喉咙发紧。

「对不起……奥迪尔……我太差劲了……」

啪!

最后一下打得很重,然后奥迪尔扔掉圣经,俯下身亲吻齐格菲满是汗水的背,告诉他:「结束了。我原谅你。」

齐格菲的腰瞬间塌了下去,整个人趴在床上崩溃一般地哭,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奥迪尔安抚地摸着他的头发,他的脖颈,他的肩膀。被惩罚得一塌糊涂的身体蹭着被单发抖,实在惹人生怜。「嘘……没事了,结束了,结束了。」

奥迪尔从床头把纸巾盒拿到手边,肩靠在枕头上半躺,把齐格菲搂过来,让他趴在自己胸口,解下他的手铐,擦拭他哭花的脸,拍着他的背:「没事了,好了好了,我原谅你了,乖,你勇敢地受了罚,现在都过去了。」

「我伤害了你……我错了。」齐格菲哭得脸通红,胸膛贴着奥迪尔的,急速起伏,「我、我不会再让你伤心了。」

「那可太好了。」奥迪尔皱眉道,「我也不想再一次惩罚你了,看你疼成这样,我也不好过。虽然你的屁股红起来的确是很漂亮……」

「我没事。」齐格菲用力摇摇头,「虽然很疼很疼,但你没有弄伤我,就像你承诺的那样……」

奥迪尔抱紧他,抬起他满是泪痕的脸,温柔地吻了上去。他还哭得有点喘不上气,奥迪尔只好吻一阵就放开,让他好好呼吸,然后再吻几下。

就这样搂了他一阵,奥迪尔想要起身,齐格菲却抽泣着,一把拉住他的胳膊:「别走,别离开我,求你了。」

「我没有要离开……」奥迪尔心疼地摸摸他的头发,「我是想去迷你吧拿点冰饮料过来,给你冰敷。」

「别离开我……对不起……」齐格菲像是没听见一样,只是哭,明明已经安抚了他好一阵了,他像是一点都没能缓过来,可怜极了。

奥迪尔不由得长长叹息,把他抱进怀里揉着,亲他,拍他,在他耳边轻声安慰。也不知又过了多久,齐格菲终于肯松开他了,他才赶紧跑去迷你吧拿了一瓶矿泉水,回到床上,敷在了齐格菲的屁股上。

「这样可能不够……我去药店给你买冰敷袋和药膏吧。」

「别离开我……」

「听话好不好?」奥迪尔爱怜地摸摸他的背,「我很快就回来,药店就在旁边。」

「不要……别走。」齐格菲的眼泪又掉下来了。

奥迪尔对他实在没辙了,只好过一阵等水瓶不够冰了,就又去迷你吧里拿新的给他敷上。齐格菲黏人起来太要命了,奥迪尔实在没料到,惩罚会给他带来这么大的情绪影响,既然是自己把他打成这个样子的,哪里能丢下他不管?奥迪尔简直怕自己此时离他半步,他会活活哭昏过去。

最后,奥迪尔是等到齐格菲迷迷糊糊地睡着了,才跑去药店给他买了药膏,小心翼翼地给他涂上。涂的时候,齐格菲醒了,唤他的名字:「奥迪尔……你在做什么?」

「我在想办法让你明天能正常坐在椅子上。」奥迪尔好气又好笑地说。

齐格菲安静了好一阵,小声说:「谢谢你。」

他虽然不再哭了,但仍是一副虚弱的样子,让奥迪尔忍不住俯下身亲了亲他。

等涂得差不多了,他在齐格菲身边躺下,那双好看的眼睛直直盯着自己,奥迪尔舔了舔嘴唇,伸手去撩开他额上的发丝。

「奥迪尔……等你讨厌我的一天,就告诉我,好吗?」

奥迪尔差点被他气死了:「我说我原谅你了!你是没听懂吗?」

齐格菲不知为何笑了起来,又凄惨又美艳,他轻轻阖上了双眸,说:「我听懂了。说真的,我接受过很多惩罚——应该说,我今天之所以抛开你,就是因为那个活动我实在不敢不去,我怕不去会受罚。所以……我不是把别的事看得比你重要,而是太懦弱了。」

奥迪尔的心揪紧了,自己的呼吸好像吸不进氧气。他想起齐格菲那时说, 你不明白。

「谢谢你原谅我,也谢谢你惩罚我……你给我的惩罚,比我接受过的很多都要公平百倍。」齐格菲温柔地微笑着。

奥迪尔的眼眶阵阵发热,他凑上去亲了亲齐格菲的嘴唇,再次将他揽入怀中。他不敢让齐格菲看到自己此时的表情。

有些事情变了,他曾经想要的是让齐格菲迷上自己,什么都愿意为自己做,那将是他魅力和影响力的证明。但是此时此刻,他全都不在乎了。

奥迪尔不想再证明什么,在齐格菲面前,他不想。他感到一阵轻松,但同时,又无比沉重。


TBC


写在后面

这篇文里的配角有些是纯原创的,有些是基于 The Girlfriend Experience 的角色的,比如安娜贝尔,但她除了名字和「是主角的姐姐」之外,就和剧中的原角色没任何相似之处了。读者大可以把我写的配角(后面会出场不少)都当作是原创看,但要记得他们其实不是原创。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