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墟王子 - 3

【男鹅同人 | 王子/陌生人 | 卖淫AU】本黄文从今天开始稍微认真了一点,但也只是稍微,主要还是搞黄。

奥迪尔就喜欢这样,对彼此一无所知,甚至连身体都还是陌生的,却如此亲近,蛮横无理地钻进对方的生命中,探索着本不属于自己的角落。

文前预警

tags
原作Swan Lake (Bourne)
关系Prince/Stranger
分级Explicit
角色Stranger, Prince
其它Explicit Sexual Content, 卖淫AU, 应召女友AU, Sex Toys
信息章节:8/13 字数: 6352 字(本章)

目录

1 | 2 | 3 | 4 | 5 | 6 | 7 | 8

写在前面

目前,作者决定要对这篇黄文稍微认真一点,应该会持续填坑一阵子,敬请期待(欢迎被骗)。还是撸完就跑没检查,有错赖我。

正文

【上一章】


奥迪尔在客厅里把全新的玩具拆包,冲洗消毒装上电池,一边做这些一边幻想着齐格菲在床上脱光了等自己的模样。他惊讶地发现和第一次见到齐格菲时的幻想不同,这一次,他脑海当中的画面是齐格菲唯唯诺诺地缩在被子里,只露着脑袋和肩膀,像个害羞的处女那样裹着自己的身子,露出有点害怕的表情,犹豫地抱着双膝。

不管是什么样子,他都会很诱人。奥迪尔的手指抚摸过手中的玩具,内心雀跃。

而当他走进卧室,看到齐格菲完全不像任何自己想象当中的样子,不禁笑了——齐格菲浑身赤裸着坐在床边,弯下腰,不自在地抱着胳膊,指尖揪着手肘的皮肤,抿着嘴唇,眉头紧蹙,在地毯上反复踏着。看到自己走过去,他猛地抬头,把腰直了起来,双手绞在了一起。

「别紧张,我说要奖励你。」奥迪尔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有点为自己懊恼——他还是觉得齐格菲很诱人。

他吻他——这是他第一次有机会采取主导,慢慢地向齐格菲施展自己的吻技,撩动他柔软的发丝,捧起他娟秀的脸庞,轻啄他饱满的双唇,诱惑他,纠缠他,逃开他,让他等待,让他渴望,让他在灼热的呼吸间乞求,然后启发他,融化他,深入他。

等奥迪尔反应过来时,他已经把齐格菲压在了床上,粗暴地碾着他的胸膛,钳住他的胳膊,皮肤在汗水之中黏糊糊地贴在一起,除了两个人亲密无间的吻,其它一切都不存在了。这样太好了,奥迪尔就喜欢这样,对彼此一无所知,甚至连身体都还是陌生的,却如此亲近,蛮横无理地钻进对方的生命中,探索着本不属于自己的角落。他喜欢性爱。

「你这两天有没有开发一下后面?」奥迪尔在他耳边问道,一边伸手探下去。

齐格菲趁着这难得的机会喘息:「没……我、我没有肛塞,也没有玩具……我从没……只有上一次,只有你碰过那里。」

「我猜也是,」奥迪尔笑了,「你洗过了吗?」

齐格菲的脸大概不能变得更红了:「洗过了……」

「好孩子,就等着我搞你了是不是?」

「唔……」齐格菲闭上了眼睛,好似在默认。

「说啊,前面后面都洗得很干净,为了迎接我,对吧?」

「是的,我全都,为你准备好了……啊!」

奥迪尔跪着,把齐格菲的下身抬到自己面前,开始亲吻他后面那张小嘴。齐格菲像是快要疯了一样,双手死死抓着枕头,腰扭动着,奥迪尔只好牢牢地按着他,鼻尖蹭着他软软的会阴。齐格菲叫床叫起来很好听,一点不憋着,没有那种自己必须是个「沉默的男人」的负担,感情全都放在声音里,让人更想要折腾得他叫个不停。

「喜欢吗?」

「喜欢,很奇怪……可是喜欢。」

奥迪尔弄湿他,手指伸进去抵着那一小块地方操弄他,含住他肿胀的阴囊。他的胳膊环抱着齐格菲的腿,手掌摩挲他的小腹,让他的臀部贴紧胸口。他身体每一处细微的震颤都不能逃过奥迪尔,每一点出于快感的反应都被奥迪尔握着,含着,搅着,聆听着。齐格菲的手向上伸进了奥迪尔的头发里,轻轻地揉着。奥迪尔不记得他这次买了自己几个小时,如果可以,真想就这样弄齐格菲弄到天黑,再弄到天明,让他休息一小会儿,再闹醒他,强迫他继续……直到他哭泣到脱水,再做下去要死了,才放过他。

「要射了……呜呜……」齐格菲身上的肌肉绷紧了。

什么?只是给他嘬了嘬阴囊,都没怎么碰到柱身,这就要射了?奥迪尔的嘴离开了齐格菲的身体,在他屁股里的动作也放缓了,齐格菲双手攥成拳,沮丧地在床上敲打:「别停啊……」

奥迪尔及时抓住他想要去自慰的手,把他的身体放下:「不能这么快就射,都还没开始呢。」

「什么叫还没开始啊!你自己明明都已经爽过了……」

「我的任务是把你后面撑大一点。」

「怎么就变成『任务』了……我都忍了那么久了!」

「你是觉得害怕吗?」奥迪尔突然温柔地问。

齐格菲咬了咬嘴唇,看着他腿边放着的那个又粗又长、黑漆漆、疙疙瘩瘩的玩具:「有点。」

「不用怕,我不会伤害你的。」奥迪尔揉揉他的穴口,「或者你实在不喜欢,就算了。」

齐格菲焦躁地张口结舌,奥迪尔还抓着他的手腕,忽然发现他的手腕很好看,纤细,柔若无骨,青色的血管若隐若现,显得格外脆弱,被铐起来磨红的话,一定特别迷人……奥迪尔舔了舔嘴唇,想起自己确实带了手铐。如果齐格菲再抗拒下去的话,也许应该用上手铐来让他听话……

「我喜欢。」齐格菲小声说,「你继续吧。」

奥迪尔忽然一阵寒颤。 我刚刚到底在想什么啊?

他带来的玩具是一个拉珠形状的震动棒,一共有五颗珠子,从顶端到根部一颗比一颗更大。其实玩具已经很柔软了,但把它拿在手里时,齐格菲明显颤抖了起来。只是……他害怕的样子让奥迪尔更心痒了。

「那个……把你铐起来好不好?」

「什么?」

「如果你突然胡乱挣扎,打断我的话,反而容易受伤哦?」奥迪尔信誓旦旦地说,「相信我,你实在受不了,让我停的话我会停下的。手铐也是一种情趣,搞不好你会很喜欢的。」

齐格菲皱了皱眉:「知道了,把我铐起来吧……」

怎么会这么容易的。奥迪尔的心忽然一片慌乱。他没有骗齐格菲,但却有一种自己在欺负人的感觉。齐格菲不该这么快就相信他的,至少也等更熟悉之后再答应这种事吧?随随便便就交出了行动自由,他怎么就知道奥迪尔说的是真的?况且,齐格菲才是出钱的人啊,他明明可以占据优势地位的,为什么他只是一味听从着奥迪尔?如果奥迪尔有心要伤害他,他就完了。

幸好奥迪尔只想要钱和性。

奥迪尔把齐格菲的双手铐在了床头上,从他好看的手腕一路沿着血管的脉络抚摸着,来到他的胸膛。捏了一把硬起来的乳尖后,奥迪尔叹了口气:「你不该信任我。」

「为什么……?」齐格菲吞了下口水,仰起头。

「接下来,我就能对你为所欲为了。」奥迪尔扳着他的下巴,嘟囔道,「你知道自己有多诱人吗?给我这种机会,我还会放过你?」

齐格菲睁大了眼,很难分辨出他的神情到底是害怕,还是被撩起火来了,而奥迪尔也不知道,自己说的到底是些催情的下流话,还是真实想法。

他开始抚摸和亲吻齐格菲光裸的身躯,难耐的呻吟节奏紊乱,一荡一荡飘入耳中。他今天到底折腾了他多久了?从吧台那里开始……时间早已成为模糊的概念,齐格菲温暖的肉体才是最真实的,欲望才是最真实的。奥迪尔此刻什么别的也不想要,只想让那具陌生又亲密的身体全然依赖着自己。

拉珠的第一颗毫不费力地就进入了,第二颗就稍微耗时久了点,奥迪尔把他的腰臀拿枕头垫高,一直在他穴口周围舔弄,指腹揉着他阴茎的冠状沟,「可以进去的,你的身体能做到很多事,记得之前看我怎么用按摩器的吗?你也可以打开到那种程度。」他甜言蜜语着,将自己淫荡的场面重新填入齐格菲的脑海。穴口在珠子周围收缩了几下,奥迪尔往里面一送,第二颗珠子被整个吞进去了。

「哈啊……这是什么……」

「习惯它,这是要用来干你,干得你很舒服的东西。」奥迪尔吻了吻他的大腿。

「呜……里面已经……不能再进了……」

奥迪尔握着柄部,让两颗珠子在齐格菲体内搅动,他大口大口地呼吸,被铐住的手紧紧攥了起来,柔软的身体随着快感时而伸展,时而收紧。

「还好吗?」

「好!啊……操我……」

奥迪尔笑了:「那就再进一颗好了。」

「不行!别,进不去的!」齐格菲猛烈地摇头,嘴唇发抖。

「老实一点。」奥迪尔皱眉道。

「不要,你说过我要你停你就会停的!」齐格菲慌了,臀部向后缩,但是奥迪尔牢牢地抱住了他。

接下来,奥迪尔好一阵都沉默着,直视齐格菲的眼睛。齐格菲屁股里塞着震动棒,倒也挺老实,只是求着他:「我不要了……进不去的,放过我。求你了……奥迪尔,求求你。」

奥迪尔手上使力,将震动棒往里面顶,第三颗珠子牢牢顶住穴口。齐格菲的脸都白了,拼命摇头,哀求的话语破碎不堪。

「我要把它整个都给你塞进去,」奥迪尔盯着他,冷酷地说,「不管花多久,反正你也躲不开。」

「你说过的……」齐格菲漂亮的眼睛里溢满泪水,「你答应过我的……为什么……」

奥迪尔深深地叹了口气,放开震动棒,闭上了眼睛,黑暗让他安静了片刻。接着,他起身摸了摸齐格菲的脸,擦去他眼角的泪珠:「你看,我就说你不该信任我的。下次不要随便答应我。好了,来,我给你解开。」

说着,他伸手要去解齐格菲的手铐,但齐格菲忽然躲开他,摇头说:「别解。」

「什么?」

齐格菲咬了咬牙,脸上还带着泪痕,狼狈地抬头,态度却是异常坚决,凝视着奥迪尔的眼睛:「我相信你。」

奥迪尔的胸口一阵揪紧。他抱住齐格菲,亲吻着柔软的双唇,直到胸口那阵又疼又酸楚的感觉被缺氧的辛辣感所取代。「我想要你……」他用拇指摩挲齐格菲的下巴,「我现在就想要你。」

「那就要我吧。我……我相信你。」齐格菲轻轻地闭上了眼。

奥迪尔摸摸那对连续吐露着惊人话语的嘴唇,不明白为什么它们可以像这般艳丽,用舌尖舔舔,分开它们,牙齿撕咬一番,含住它们,让齐格菲再说不出疯话来,让他失去呼吸的力气,让他那个原本就有点问题的脑袋变得更混沌——

第三颗珠子被吞进去的时候,齐格菲甚至发不出声音了,他安静地接受了侵入体内的异物,比奥迪尔的手指庞大得多,相比起来远不够灵活和柔软,形状又奇怪,但他接受了,他翘着屁股,愿意接受任何奥迪尔塞进去的东西。如果奥迪尔愿意,第四颗珠子他想必也会乖乖吞下去,哪怕会令他疼到哭泣。

「疼吗?」奥迪尔的声音在发颤。他真怕伤害他啊。

「不疼……」齐格菲摇摇头,深深地呼吸,「就是感觉很奇怪……」

奥迪尔在他小腹上稍微发软的阴茎上亲了一口,那个地方立刻抖了抖,然后奥迪尔打开了震动棒的开关。

「啊啊啊啊——」

「别紧张……当它是你的一部分。」奥迪尔握住震动棒,另一只手抚摸齐格菲的身体,「想象是我在你里面。」

「你才不会震成这个鬼样子呢……」

奥迪尔笑了,轻轻地抽动着震动棒,让第三颗珠子从他后庭滑出来,把那个好不容易吞下珠子,总算可以合拢的开口再度撑大。

「呜!你在干嘛……」

「操你啊。」奥迪尔果断地说,然后把珠子又推进去了,震颤不止的拉珠就这样反复磨着他敏感的穴口,进进出出,让他无法合拢。柔软的体内被这样圆鼓鼓大小不一的珠子来回振动插弄,齐格菲发出很可怜的哀鸣声,随着奥迪尔的动作挺着腰,但身体非常顺从,一下一下被操软了。

「也许我不会震成这个鬼样子,但我也会像这样,在你里面进出,比这个还大,还硬。」奥迪尔低低地喘息着。

「唔……好,好。啊!要你……」

「会的,会的。」奥迪尔抚摸他流着水的阴茎,齐格菲猛地挺动了一下,像是快要射精了,奥迪尔赶紧松开了手。

「怎么这样……」齐格菲带着哭腔埋怨道,「让我射啊!」

「别急。老实待着,让我操你。」

齐格菲的脸扭成一团,发丝黏在湿漉漉的额头上,身体被干得发红,双手一下下无助地拉动手铐,发出金属碰撞的响声,从胸口到小腹都挂满了汗滴,扭动几下就滑下来,濡湿床单。拉珠还在反复进出后庭,发出噗哧噗哧的水声,大量的润滑剂在穴口都被操出了些许白色泡沫,顺着臀瓣惨兮兮地流下来,被腰下垫着的枕头吸掉。

「奥迪尔……」齐格菲柔弱地叫着他的名字,直叫得他小腹火热。自己下面已经又硬了,但实在顾不上了。

「嗯。」

「里面很奇怪……我有点怕。」

「不用怕,享受就行了。」

「你、你能……」他顿了顿,好像不敢再看奥迪尔了一样,偏过头去,「能抱着我吗……」

过去,奥迪尔一直以为「心被融化」这种说法实在太夸张了,直到这一刻。

他把震动棒塞好,让它自己去刺激齐格菲,然后过去解开了手铐,把齐格菲抱进怀里。他摩挲他的背脊,亲吻他被打湿的头发,让他的胸膛贴着自己的,搂住他的腰,咬着他的肩,耳垂,脖子……

他捧起那双被手铐折磨过的腕子,舔着它们,顺着隐隐的血管痕迹向上,吻他的胳膊,抚摸他胸口的凸起,牙齿啃咬着锁骨。齐格菲除了喊他的名字,其它再说不出什么了。他抱着奥迪尔的背,任由他施为。

奥迪尔用手握住他下面,齐格菲哼了一声,然后开始小声乞求:「求求你……求求你……」

「求我什么?」奥迪尔温柔地问。

「……爱我。」

奥迪尔愣了一下,手里的动作没有停,但大脑稍微宕机了片刻。

「求你爱我……呜呜……求你了……奥迪尔,爱我,求求你……」

奥迪尔不禁想要问自己,他到底都在对齐格菲做什么。但他没时间思考,情热已经彻底席卷了他们,他把齐格菲握得很紧,大幅度地撸动他,逼得他高声浪叫,然后在他耳畔告诉他,可以射了。

齐格菲高潮的样子太美了。

他过于敏感的身体难过的样子也很美,他听说需要像大便那样使力把玩具挤出去,否则容易拉伤时,那副羞惭的表情特别美,他终于拿出了震动棒之后把自己埋进被子里的模样,太美了。

但所有这一切加在一起,也没有接下来的这个场面美丽:

齐格菲用被子裹着自己,刚刚被另一个男人激烈疼爱过的身体藏了起来,他缩在大床的角落里,离奥迪尔很远,紧闭双目,头靠在床头板上。他的表情非常绝望,非常绝望。奥迪尔明白他在绝望什么——请求第二次和自己上床的人爱自己,还是花钱买的人,有什么事能比这更可悲的吗?奥迪尔见过可悲的客户,但没有一个人能表现到这样悲惨的地步。

齐格菲的悲惨与美丽是紧紧相连的,正是因为他如此可悲,而且是一种让奥迪尔怎么都想不通的可悲,才给他的肉体带来了无限的美。

奥迪尔的工作是给他的客户提供一种幻想,每个人幻想的程度都不一样,有的人压根不存在什么幻想,对于他们之间的交易关系非常现实,交流起来干脆又爽利,比如瑞恩——他是奥迪尔最喜欢的客户。另一个极端是幻想狂,完全陷入他们在和奥迪尔恋爱的想象之中,分不清现实和虚幻,这方面的例子是杰克。大多数的客户都在这两个端点的中间地带,奥迪尔需要找到准确的幻想刻度,好去配合他们维持。

之前奥迪尔认为齐格菲肯定是那种在幻想和自己恋爱的人,但看到他如此绝望,脸色惨白地靠在那里,奥迪尔才稍微意识到,有可能不是,或者至少可以说,不完全是。奥迪尔没有找到他的刻度。

他给齐格菲倒了一杯水,递过去。齐格菲愣愣地看着他,垂下头,接过杯子,小声道谢。奥迪尔不催他,因为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应才能恰如其分地维持齐格菲的幻想。

他侧卧在床上,有意无意地向着齐格菲缩起来的方向挪几下,又挪几下,把他们的距离拉近。他这样反复了几次,齐格菲终于开口了:

「对不起……」

「没什么好道歉的。」奥迪尔摸了摸他放在床上的手。

「我太傻了,让你看笑话了。」

「不会。」

「我其实也没那么蠢……哈哈,很难想象吧。」

「别这么说。」奥迪尔真诚地感到心痛。

齐格菲咬了咬嘴唇,瞟了奥迪尔一眼,凄惨地笑了:「我想问……你能不能假装成,呃,装作是爱我的呢?」

奥迪尔拉住他的手指,仍然不知说什么才好。

「我不是要你嘴里一定得常常说『我爱你』这种话,不是那个意思,就是……可不可以请你平时表现得好像……好像很爱我一样?抱歉,我不知道像你这种,不,应该是,我不知道我们这种关系,该怎么做才好,该怎么跟你说才对。如果你不喜欢,或者你有别的想法,让你感到更轻松更舒服的办法,你就告诉我吧,我不会勉强你。」

奥迪尔的眼睛一阵发酸,他不明白为什么。他坐起来,挨着齐格菲,拉过他的胳膊说:「有件事,不知道你能不能为我做。」

「告诉我吧。」

「下次见面,你可以清醒地来见我吗?」奥迪尔抚摸他的手臂,盯住他的眼睛,「不要喝酒,一口都不要。」

齐格菲的嘴唇张了张:「我——我很抱歉……」

「如果你不喝酒都不敢看我一眼的话,那你是把我当什么了?我有那么难看吗?这样又凭什么要我爱你呢?」奥迪尔斟酌着用词,「你能做到吗?为了我……」

「能。」齐格菲郑重地点头,「一口都不喝。天啊,我完全不是那个意思,就是太紧张。你那么美,你是这世上最美的人。」

奥迪尔轻轻地笑了:「那,下次,我们来约会吧?」

「约会?」

「我知道你很在乎隐私,所以你来挑选地点,在没什么人烟的地方,也许可以去登山?露营?不管是哪里,都可以由我开车带你去。」

齐格菲惊讶地看着他,然后那张曾经因过度绝望而苍白的脸,渐渐恢复了血色,唇角挂上了笑容:「约会。和你约会。」

「嗯。」

「好,太好了。」齐格菲拉过奥迪尔的手,欣喜地吻了一下。

「别再恳求任何人爱你,」奥迪尔呢喃道,他说的是真心话,「你只需提要求。像你这样的人,你只需提出要求。」

齐格菲不好意思地别过脸去,没有回答。奥迪尔叹了口气,把他搂进怀里。

两个人依偎着,缠绵了好一阵,奥迪尔才想起来:「我还给你带了一套新的肛塞。我也猜到你大概没有这种东西。」

「呃……」

「回去好好捅捅那里,为了我嘛。」奥迪尔笑嘻嘻地说,「玩具也是你的了,还有润滑剂。都是新的。包装都还在,记得好好看说明书,可别把将来要给我使用的地方弄坏了。」

「好。」齐格菲皱眉道,「真是的,明明应该由我来送你礼物的……」

「有的是机会,你还欠我一条领带。」奥迪尔捧着他的脸,开心地吻他。

这个吻很长,很黏糊,很迷醉,齐格菲趁着喘息的空隙挣扎着说:「还有一件事……」

「嗯……」奥迪尔没在听,他还想吻他。

「我要离开这座城市大概一个月。」

奥迪尔眨了眨眼,放开了他:「哦……」

「得等我再来,才能见面了。」齐格菲一脸愁容。

这太正常了,在奥迪尔的客户里,不少人都是总要到处飞,只有偶尔在城里的时候才会约他。但……他没料到这么快就要和这个新客户分开很长时间。他有点不舍得。

别傻了,幻想是他的,又不是你的。

「那正好,有好一段时间供你开发后庭啦!下次见面时,我就可以直接干你了。」

齐格菲叹了口气:「你就不能想点别的事吗?」

「我可是又硬了呢。」

「那你就硬着去吧……」

奥迪尔一把拉过齐格菲压在身下,描画他的眉梢。当他笑起来的时候,眼睛闪着微光,好像森林里的萤火虫,那么独特显眼,又那么虚弱。

奥迪尔相信,这一次,他的确找到了齐格菲幻想的刻度。


TBC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