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墟王子 - 1

【#男鹅 同人 | 王子/陌生人 | 卖淫AU】化名为「奥迪尔」的高级伴游,遇见了一位让他很动心的客人。

化名为「奥迪尔」的高级伴游,遇见了一位让他很动心的客人。

文前预警

tags
原作Swan Lake (Bourne)
关系Prince/Stranger
分级Explicit
角色Stranger, Prince
其它Explicit Sexual Content, 卖淫AU, 应召女友AU, Anal Fingering
信息章节:8/13 字数: 6061 字(本章)

目录

1 | 2 | 3 | 4 | 5 | 6 | 7 | 8

写在前面

随便写写的小黄文,很大概率不会有后续,专门倾倒我脑海中的黄色废料用。

注意攻受是黑衣x王子。

很多地方参考了 The Girlfriend Experience 电视剧版,后面如果还写的话,应该会有剧中的角色出现。

正文

当奥迪尔把手中的烟掐灭在阳台的围栏时,他已经在心里幻想了无数种方式干那个人。在他的幻想中,那人现在已被自己扒光了,跪在洁白的大床上,阴茎颤巍巍地流水,滴落在床单上。

两天前,薇薇安在电话里告诉他,他的潜在新客户叫「齐格菲」,一个不太常见的假名,找高级伴游的客户通常不会用这样的名字,所以他立刻引起了奥迪尔的好奇。薇薇安说,出于一些原因,齐格菲并不想要在公开场合吃饭约会,只想单独和他在酒店房间里碰面。当然,第一次见只是彼此熟悉一下,不一定要做什么。

但是奥迪尔想做。他见到齐格菲的第一秒就想跟他做。他从来没有过在第一次见面时就跟客户上床,他需要时间了解他们,掌握住拣选的权力,但也正是因为他已有很多经验,才会迅速了解到自己跟齐格菲很合拍。他被他吸引,不仅仅是因为他的外表很迷人,而是他身上散发着的那种过于饥渴、急需被爱、甚至是不惜被伤害到的气息,让他想要他,想得下面都有些发肿了。

齐格菲真的很奇怪,他实在太年轻了,奥迪尔通常的客户都是些中年男人,偶尔也有中年女人,但齐格菲的样子看起来,甚至可能比自己还小。明明看起来是那种不愁有人上床的人,却表现得好像只有花钱才能和别人亲近。类似的情况奥迪尔也不是没见过,比如杰克——但齐格菲的气质还是太特别了。他不像是那种事业有成可以允许自己挥霍的男人,倒更像是个哥哥帮他买了妓院第一次的刚成年的男孩。显然,在高级伴游这一行里,这种状况应该是不存在的。

奥迪尔坐在沙发上喝了点红酒,一边跟齐格菲聊天,打探一下这个年轻漂亮(又有钱)的小伙子的情况,但他相当拘谨,透露得很少。薇薇安也提醒过,齐格菲的身份不方便透露,让他不要多问。但越是如此,奥迪尔越喜欢一句接一句拷问齐格菲,让他坐立难安,看着他的目光四下躲闪,拙劣地向自己撒谎,又因为谎言而羞惭地低下头去。除了他的口音显然不是本国人之外,奥迪尔暂时没有收获。

不过,只是这一点点接触,奥迪尔就知道,他能轻易地让齐格菲迷上自己,简直一点挑战性也没有。但是比起挑战,奥迪尔更喜欢被人迷恋的滋味,所以,他打定主意要让齐格菲从第一次见面起就离不开他。

「你是处男吗?」奥迪尔单刀直入地问。

齐格菲愣愣地看着他,像是完全不敢相信他会问这种问题。他尴尬地低头,手指在膝盖上抓个不停。「不是——」他说,然后又气馁地挠了挠头,「是的。抱歉……我不知道自己干嘛要这么说……」

「没事。」奥迪尔温柔地笑着,「我喜欢你这样。」

「哪样?像个傻子?」齐格菲懊恼地说。

「像是完全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才好。」奥迪尔咽下一口酒,「我猜你也不知道,你想要和我做点什么?」

齐格菲漂亮的嘴唇微张着,他看上去非常需要亲吻,需要人吮着他的唇,夺走他的氧气,直到他完全不能呼吸,挣扎着瘫软。他应该裸着身子,塌下肩膀,嘟起嘴唇来向人索吻,有很多人都会愿意给他,吻得他欲念丛生,膝盖发抖。

奥迪尔可以给他。「那就由我来决定?放心,我做什么都会提前问你,搞清你喜欢做的事,你只需要给我真实的反馈,愿意,或者不愿意。一定得如实告诉我,好吗?毕竟你才是花钱的人啊。让我好好为你服务吧。」

齐格菲缩了缩脖子:「好、好的……我能做到。」

奥迪尔把手放到了他的膝盖上,凑近他的脸庞,嗅着他发丝的气息:「我先摸摸你,好不好?」

他闭上了眼睛,低声「嗯」了一下。

奥迪尔的手指在他膝盖上打着转,另一只手放下酒杯,碰碰他的脸。齐格菲立刻就露出一副欲求不满、什么都愿意做的表情来,他大概不知道他的样子有多色情,太危险了,如果不是遇见奥迪尔,他这副样子在任何一家俱乐部,都会被人拉进厕所隔间里操得死去活来吧。

「你还没被人干过……愿意被我干吗?不过不能是今天。」奥迪尔在他耳边道,「你后面肯定特别紧,需要慢慢把你的屁股给捅开,得花上好几次才行,好让你能吃进我的鸡巴。你愿意吗?今天先稍微弄弄你,再过几次,我就可以干你了。」

突然变得粗俗的交谈显然对齐格菲产生了很大影响:「呃……我们今天就要……做吗?我以为……第一次见面,就是先认识一下。」

「你不想和我做吗?」奥迪尔夸张地流露一种失望的语气,齐格菲不可能扛得住的,他太希望有人想要他了,他会为了得到自己的青睐而不顾一切的。

「想的!」果然,齐格菲立刻回答,连一丝犹豫都没有。奥迪尔轻轻地笑了,哪怕什么都还没做,他已经把齐格菲的欲望握在手里了。实在有点太容易了,容易得像是在犯罪。如果他想,他甚至可以让齐格菲违背自身的意愿,听凭他的摆布——这种想法让奥迪尔感到很危险。他自认不是什么好人,经不起试探。

「你想脱掉我的衣服吗?」奥迪尔一边吮着齐格菲的耳垂一边问,「还是想看我脱衣服?」

「我……那个、能先等一下吗?」

奥迪尔放开了他,怎么,难道只是提到脱衣服都能让他感到害羞吗?齐格菲低垂着头,双手绞在一起:「能不能让我……碰碰你?」

「当然可以,」奥迪尔忍不住浮现出笑意,「过来吧。」

当齐格菲的手指碰到自己的肩膀,奥迪尔想,他是真的很危险。

他看着他的目光,像是只见了他这一面,就已经爱上了他似的。他的身体被一种古典的浪漫所挟裹,以至于他所有的动作都像是对待深爱的情人的。齐格菲,他应该是个更适合站在夕阳余晖的峡谷边,仰头与爱人纠缠地亲吻的人。却不知为何,沦落到花钱买虚假的亲密的地步。

他的穿着未免有些过于正式和拘谨,倒也不是说奥迪尔其他的客户不会穿得那么正式,但那些人都是什么股票经纪人或是律师一类的。齐格菲穿成这个样子显得有点好笑,像个很不合格的实习生。可是当他开始碰他,他就变成了一个消失国度里只剩影子在废墟徘徊的王子,姿态优雅而又满怀深情,让奥迪尔想起在夜晚的电视机上看的老电影,齐格菲的衣着不再好笑,他的那种天真也不再显得幼稚,而是有种古老的忧郁。

奥迪尔想要他。他蠢蠢欲动的心在寻觅着记忆,想知道过去遇见的有魅力的客户里,自己是否也曾这么想要一个人。

「可以吻你吗?」齐格菲问出这句话的语气,几乎是在乞求。

奥迪尔什么也没说,吻上了齐格菲的嘴唇,接触到他的那一刹那,他就明白自己根本无法施展什么高超吻技,他只想要顺着齐格菲那种慌乱、不顾一切、渴求的欲望,让他吮着自己,含着自己。他实在太黏人了,这种程度根本不正常,他难道不是今天才第一次见到奥迪尔吗?即便是奥迪尔,见多了客户对自己的迷恋和崇拜,见多了不怎么正常的欲望,在齐格菲这种原始又真挚的渴望之下,仍然忍不住心跳加快,脸上发热。

能被人渴望至此,是一种非常惬意的感觉。奥迪尔做这行,图的就是这个。而齐格菲毫无保留地给了他他想要的。

齐格菲肯定不知道他有多诱人,有谁能被他这样亲吻而又不沦陷呢?他大概是个在有钱到夸张的家庭里长大的少爷,从小到大活在象牙塔里,没怎么和别人接触过,至今也没能把他那种魅力付诸实践。这样不是正好吗?奥迪尔可以尽情享用他,开发他,还能拿他的钱。

「喜欢接吻?」奥迪尔一边揉着他的后腰一边问。

「喜……欢……」齐格菲的声音很低很低。他的嘴唇发红,双目涣散,脖子都软软的,像是快要撑不住他脸上那张予取予求的嘴了。他不再给奥迪尔说话的机会,扑上来一个劲吻他,好像接吻是什么一流的人间美味似的。奥迪尔心里痒得快要受不了了,下面也稍微硬了起来,只想要让这位未经人事的小少爷尝尝其它销魂的滋味,和接吻一样好,比接吻还要好。

但他耐心地让齐格菲吻他,因为和他接吻的感觉实在太好了,奥迪尔的神智都被他的吻搞得不太清醒。他时不时地去温柔地蹭着他的唇角,抚摸他的脸颊。齐格菲的手搭在自己腰上,带着灼热的欲火,但却没有做多余的动作。奥迪尔索性自己伸手解开了脖子附近的几颗纽扣,齐格菲轻轻地吸气,盯着他的锁骨,像是要用眼睛把他扒光。

奥迪尔拉住他的手,懒洋洋地笑了笑:「我能抽根烟吗?」

齐格菲愣了一下,还处在接吻的热情中,像是没听明白似的。他眨了眨眼,回答:「抱歉,可能得请你去阳台抽……我不能沾上烟味。」

奥迪尔眯起眼睛,幻想着未来的挑战——他会让齐格菲允许自己在他身边抽烟的,他甚至会把烟圈徐徐吐在齐格菲的脸上,他再怎么不喜欢烟味,也还是会一脸迷醉地迎接自己的施予,什么都不会拒绝。仿佛这样的时刻已经到来般,奥迪尔恣意捏着齐格菲的大腿,舌尖舔着他的脖子。

然后他把被自己撩得浑身火热的齐格菲扔在沙发上,去阳台抽烟了。

伴随着海风,烟雾在空中飘散。在奥迪尔的幻想中,齐格菲已经浑身赤裸,跪在酒店房间洁白的大床上,阴茎颤巍巍地流水,滴落在床单上,他一迭连声请求自己碰他,蹶着的屁股骚得要命,扭个不停。

他从阳台的玻璃门望过去,看到齐格菲缩在沙发上整理着他那过分正式的领结,也不知是为什么,好像奥迪尔回去后不会立刻把那玩意给扯开似的。他真可笑,但是也很可爱。他到底想不想脱光自己的衣服?如果他没这个打算,那奥迪尔就要动手去脱他的了。

他确实是这么做的。在他掐灭了香烟,幻想了无数种干齐格菲的姿势之后,他拉开阳台的玻璃门,回到房间里,一句话也不说,就直接上去脱齐格菲的衣服。

齐格菲没有任何犹豫或是闪躲,也动手开始脱奥迪尔的,一边脱一边吻他,那股热情简直吓人。

奥迪尔没有在第一次见客户时就上床的经历,而且他对齐格菲实在所知甚少,他们根本都没聊几句天,但奥迪尔知道自己想要他,而且,他会让齐格菲对自己欲罢不能。

有些时候直觉比一切都重要,不是靠着这个,奥迪尔也混不了这么久。

他们四肢纠缠着来到床边,奥迪尔把他推得平躺在床上,上手粗暴地去扯他的裤子,好像想把他给撕坏似的。齐格菲大概没被人这样对待过,眼睛睁得老大,任他摆弄。奥迪尔骑到他身上,拉过他的手伸进自己内裤里,让他摸自己,把自己摸得很硬很硬。「将来就用这个干你后面。」他一边摇动臀部干着他的手,一边告诉他。齐格菲的嘴唇张开了,奥迪尔趁机吻他,像他那张饥渴的嘴最需要的那样吻他。他的嘴一旦被人打开就合不拢,希望他后面那张嘴也是如此。

只需片刻,齐格菲浑身都被搞得湿答答的,是奥迪尔的功劳,他把他弄成这样的,逮住一处裸露的肌肤就舔,含在口里拧他,还拿润滑剂把他抹得又湿又黏,阴茎顶端被刺激得直冒水,会阴也全给弄湿了,知道这里敏感,揉个不停,搞得连床单都透着水渍。齐格菲连碰都没被人碰过,身体哪里经得起这些,被他搞得舒服极了,上气不接下气地浪叫着,顾不上吞咽,唾液不自觉地滴落,再加上他时不时就吻他,把他嘴里也给搅乱了。

奥迪尔就着这份湿润,把手指插进齐格菲屁股里面搞他。他指甲修剪得很是干净圆滑,润滑用得快有一桶了,但插他的动作却非常猛烈,一点不像是对处男的举动,看齐格菲的反应,还是被弄得很爽的,没戳疼他。

奥迪尔曲起手指在他体内一次次刮蹭着,举着他的大腿压向他,低声说:「你可以摸摸你自己。会很舒服的。」

齐格菲依言开始自渎,刚一握住自己的阴茎,整张脸就都扭了起来,仿佛像这样的快感他实在受不住了。奥迪尔看着他这副模样,差点直接就射在他腿上,手指更激烈地抽插了起来,一边忽然动手拍打他的臀部。力气虽不大,但齐格菲立刻就被弄得眼泪都流了出来,手中撸了没几下就射得到处都是。

刚刚在沙发上,他伸手抚摸自己肩膀时那副深情浪漫,恍若王子般的模样,到了现在,已被热烈的情欲给烧得只剩灰烬。

奥迪尔没给他缓和的时间,就按着他的身体,把胯部拱到他面前:「我想干你的脸,行吗?」他用嘶哑的声音问。

齐格菲也不知听明白了没,眼神已经失去焦点,恍惚地点了点头。

奥迪尔给阴茎套上了避孕套,在那张高潮后失神的脸上戳着,时不时扳开他的双唇,也不敢进入太深,只是把顶端塞到他唇间捅几下。齐格菲的肩膀都在发抖,长长的睫毛垂了下来,仿佛不敢看他对自己的脸做出这么猥亵的举动。奥迪尔早就已经涨得要爆炸了,在这样漂亮的一张脸上又蹭又捅,逼得齐格菲含泪的双目紧闭,他哪里还撑得住,双手托着齐格菲的头,抵着他射了。

对于齐格菲这样初尝性事的人,是不应该做得这么激烈的,奥迪尔也知道自己弄他弄得太狠了,但他倒也不是乱来的,刚开始他可没想做到这种地步,是因为齐格菲身上散发的那股欲望气息越来越清晰,奥迪尔才会做得愈发猛烈。

奥迪尔摸着他的肩,问他:「爽吗?」

「嗯……」齐格菲话都说不出来了,只是虚弱地躺在床上。

「我去冲个澡,你来吗?」

「我再等下……」他的眼睛仍然很难聚焦,「好累啊。」

奥迪尔爱怜地摸了摸那张被自己放肆地折腾过的脸,用毛巾擦拭他小腹上的精液,趴下去亲亲他的胸膛,然后走进了浴室。

当他结束冲洗,吹干头发,披着浴袍回到床边,他看到齐格菲翻了个身趴在床上,转头看着自己。他不动声色地把浴袍脱了,扔在椅子上,让自己的裸体闯入齐格菲的视线。他吞咽口水的声音可真动听啊。

「下次想什么时候见我?」奥迪尔问。他根本没给他「不见」的选项,问题仅仅在于什么时候。

「后天下午,可以吗?」齐格菲才刚刚承受过第一次性爱,马上又露出那种饥渴的表情来,真是黏人得很。只隔一天就想再见到他?齐格菲对自己的迷恋恰到好处,可是好像还没达到奥迪尔真正期待的程度。

奥迪尔掏出他的手机看了看日程表,点点头:「可以。两点?」

「好的,我会找薇薇安定下具体的。」齐格菲眨了眨眼。

奥迪尔开始穿上内裤:「你自慰的时候,可以用自己的手指多弄弄你后面,或者用点玩具,肛塞也行,从细到粗,别一下太过。」

齐格菲的脸「腾」地就红了,仿佛刚才被自己插得一通乱叫的人不是他似的:「哦……」

奥迪尔笑了,伸手拿自己的衬衫,刚套上,看着齐格菲趴在床上面红耳赤的模样,他忽然心中一动:「想要我留下来陪你过夜吗?」

齐格菲惊讶地撑起了上半身:「咦?这是可以的吗?」

「为什么不可以?」

「我没付那个钱啊。」齐格菲相当直白地回答。

「我很累了,这个房间这么舒服,床也舒服,我想留在这里休息。」奥迪尔跪在床上,凑近他,「你请我吃晚饭好不好?」

「好,好的!太好了。」齐格菲脸上的喜悦让奥迪尔不禁有些恍神。看他这样子,任凭谁都会觉得他一定是爱上了奥迪尔。会有人被自己花钱买的人第一次搞就爱上他吗?其他人说不好,齐格菲浑身上下都是这种气场。

奥迪尔想要被人喜欢,被人欣赏。他知道齐格菲也是如此。

他跳上床搂住他,齐格菲轻轻「啊」了一声:「我还没洗澡……」

奥迪尔摇了摇头:「没事。」然后他从抽屉里翻出酒店的客房服务菜单,塞进齐格菲手里:「你来为我点餐,好吗?点你想要我吃的,你决定让我吃什么,我就吃什么。你要我吃多少,我就吃多少。你给我什么我就要什么,会全部咽下去的。」

齐格菲显然不明白奥迪尔是怎么能把点餐说得那么色情的,咬了咬嘴唇说:「别闹,那怎么行……肯定是要点你喜欢的啊。」

「不需要,我今晚是你的。全是你的。」奥迪尔亲了亲他的脸蛋,热乎乎的,「你看着办。」

他怀抱着菜单看自己的目光,就像是愿意为自己去死。太容易了,勾引他实在是太容易了。必须得小心一点,他绷得太紧了,不小心很快就会弄伤的。奥迪尔醉心地摸了摸齐格菲的脸颊,抱着他和他接吻。和他上床的感觉很好,可是接吻也很好,什么都好。他们的身体特别合拍。

吃晚饭的时候,奥迪尔不由得问他:「『齐格菲』这个名字你是怎么想到的?」

「也没什么特别的……」他又开始含糊其辞。不就是个名字吗?

「说说看嘛,很少见的名字。」

「唔……其实是,《天鹅湖》里面,王子的名字。」

「《天鹅湖》?」奥迪尔愣住了,他完全没想到,「这么说,你是——」

「是因为看到你在网站上的照片,胸口的黑天鹅纹身,还有你的名字,我才想要找你的。」齐格菲认命般地坦白道。

奥迪尔爆发出一阵笑声:「是这样吗?原来这是你的幻想啊?怎么不早说呢!内心向往着纯洁高贵的白天鹅,却被浪荡放肆的黑天鹅勾引而走向沉沦,是不是?」

齐格菲瞪了他一眼,往嘴里塞东西,不理他。

「想要被我玷污吗?」奥迪尔颇为玩味地看着齐格菲。他内心一定还有很多特别下流的想法,是他根本没表现出来的。还有很多机会,奥迪尔要好好地开拓他。

「吃饭好不好……你也不怕呛死。」齐格菲无奈地怼了他一句,「说实在的,我以为你能认出我的名字呢。」

「谁看《天鹅湖》会记得王子的名字啊。」

「唉……」

就这样,到了第二天早上,齐格菲王子被黑天鹅奥迪尔的魔法所迷惑,变得一心痴迷他,再也不能没有他了。

至少奥迪尔会这样讲述这个故事。


TBC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