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墟王子 - 12

【男鹅同人 | 王子/陌生人 | 卖淫AU】齐格菲的存在居然可以这样自然地融入到奥迪尔平日的风景里,偶尔会让人感到不太真实。他不再像是什么优雅浪漫的王子,而只是个很普通的处在恋爱中的人。

齐格菲的存在居然可以这样自然地融入到奥迪尔平日的风景里,偶尔会让人感到不太真实。他不再像是什么优雅浪漫的王子,而只是个很普通的处在恋爱中的人。

文前预警

tags
原作Swan Lake (Bourne)
关系Prince/Stranger
分级Explicit
角色Stranger, Prince
其它Explicit Sexual Content, 卖淫AU, 应召女友AU
信息章节:13/14 字数: 10284 字(本章)

目录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写在前面

是的你没看错,我终于更新了……然而,我把原本计划的最后两章拆成了三章,且本章是目前为止最长的一章,哈哈……这文真的还能完结吗?

默默地圈一下 @[email protected] ,我赶上这个月最后一天交租了!(满脸血泪

正文

【上一章】


如今,早上和齐格菲一起醒来的经历,都颇有几分惊心动魄,和过去两个人还是伴游和顾客关系时,有些不一样。只不过,奥迪尔可没想到会是这种方向的「不一样」。

有的早上,奥迪尔刚一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就能看到齐格菲在凝视着自己的脸,心中涌起一阵暖意,伸手去拥抱他。齐格菲的手便会死死抓着他的肩,让他有点疼。

「你醒了多久了?」奥迪尔往往会抚摸着他的手问。

齐格菲摇摇头:「不算很久。」

他答应过不会再骗奥迪尔,所以大概是真的,但他的眼角总是有些发红。奥迪尔猜他可能是哭过了,也可能是单纯的睡眠不足。他会不会在夜里被噩梦惊醒了,可奥迪尔却睡太熟了没发觉呢?这样的想法让人简直不堪忍受,奥迪尔便愈发搂紧了他。

再抱他一阵子,他会乖巧地从奥迪尔怀中挣脱,露出依依不舍的苦笑。奥迪尔把头埋到他肩上,吻他的侧颈。他沉默着下床,穿衣服,有时他还没吃一口早餐就离开了。

是呀,尽管奥迪尔在脑海中幻想了很多私奔的故事,可实际上,在那个出逃夜晚的第二天,王子就回了王宫。

我有钱。 那天夜里,奥迪尔有点傻里傻气地对他说, 如果你想离开,躲起来,我可以帮你,我养得起我们两个。

齐格菲的笑容是那样甜美,充满信任,好像忘记了奥迪尔才刚刚逼着他拍了性爱视频似的。他用一种憧憬和倾慕的目光看着奥迪尔,那副神情太叫人心碎。 我可不能拿你冒险。 齐格菲摸着他的脸告诉他, 别担心,我不会再被母亲牵着鼻子走了。而且她就快要回国了。相信我,我会有办法的。

有的早上,奥迪尔会看到齐格菲独自在客厅的沙发上出神,叫他几声也不应。直到奥迪尔坐到他身侧,揉他的头发,他才如梦初醒转过脸来,露出恍惚的神情。

一次,他发现齐格菲正站在阳台上,一下下拍击手掌。奥迪尔打开门,好奇地问他在做什么,齐格菲很老实地回答:

「最近,我常常感到自己像是分成了两个人,一个是过去那个空白又无助的自己,一个是和你在一起时的自己。有时,一个我会离开身体,看着另一个我做事,然后就搞不清楚哪个才是我了……或者有时,那个软弱的我独自一人时,会感觉自己其实仍然和你在一起,好像有个温暖的泡泡在包裹着我……我就像大白天活在一场梦里,现实根本不重要。」

顿了顿,他又悲伤地一笑,拍了几下手掌:「这样做,可以帮助我稳定在现实里。是医生教给我的。阳光也能帮上忙,所以我跑到阳台上来了。」

奥迪尔也不知该怎么回应,只觉得自己忽然变得那样笨拙无用,过去那些对付客户的本事没一样派得上用场。似乎本该有某个恰如其分、万无一失的回答,正等着他找出来,好能让齐格菲感到安慰和放松,可他什么都找不到。他一直希望齐格菲可以依赖自己,但他真的够格吗?

「奥迪尔……我告诉过你很多次了,你好像总是听不进去,」齐格菲望着远方的天际线,「所以让我再说一遍吧——我这人不对劲。你还想要我吗?」

「想。」奥迪尔点头。

齐格菲轻轻笑了,清晨的阳光抚过他的下巴。他吻了吻奥迪尔的面颊,说谢谢。可是,奥迪尔不知道这有什么好谢的。他不过是诉说出自己的欲望罢了,除了渴望齐格菲,他什么都没做。

当然,这样的早上都已经算很平常了。真正吓到奥迪尔的那个早上,齐格菲站在客厅正中央,手里拿着枪,抱住头。奥迪尔脚下发软,心砰砰直跳,走过去小声地叫他,齐格菲抬起头来,满脸是泪。

「我想起来了。」他说,「为什么?我不想……不想记得,帮帮我,让我忘了吧……」

齐格菲可能会伤到他自己的——如果奥迪尔再晚一刻起床,客厅里搞不好会染满齐格菲的鲜血。认识到这一点,奥迪尔真想要放声大叫,像是有蚂蚁爬过他的脊柱,恐惧感攀上他的头皮。

他小心地把枪从齐格菲手里拿走,握把已被汗水弄得湿滑,拎在手中令人生畏,奥迪尔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把它摔了,子弹会飞出来穿透齐格菲的心脏。他把枪锁进柜子的抽屉里,冷汗沾湿额角。齐格菲双手捧住脸,发出微弱的哭泣声。奥迪尔颤抖着搂住他,拉他坐下,吻他的脸。明知不可能,却仿佛能在他太阳穴的位置嗅到一股火药的气味。

「没事,没事。」奥迪尔一边用纸巾给他擦眼泪,一边空洞地安慰道。

「她在流血……天啊,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齐格菲的身体抖得厉害,「我、我想要打碎母亲的脸,我好恨她的脸,恨我自己的模样会浮现在她的脸上……我们在吵架,镜子让我给砸了,到处是碎片,手上全是血……然后我忽然一阵止不住的愤怒,掏出枪指着我母亲……其实也不是想杀了她,就是想让她停下——停止伤害我,停止斥责我,停止忽视我,停止……也可能我真的想杀了她?不……我不知道……」

齐格菲不会伤害任何人的。

该死的,如果薇薇安此刻来问奥迪尔,他是否还相信这一点,奥迪尔还是会毫不犹豫地回答,是的,齐格菲不会伤害任何人。

「波比,她也在,想要安慰我,想要帮我。她老那么乐观,又爱笑,为什么这个世界上的人不能全像她那么爱笑?她慢慢地走近我,说没关系,要我放下枪……怎么回事,怎么我一下子记得这么清楚?我记得秘书突然冲上来,要把枪抢走,然后、然后——」

齐格菲忽然挣扎了起来,奥迪尔搂不住他,便死死攥住他的手。「波比倒在地上,肚子上流出来好多血……」齐格菲的眼睛一片迷茫,「枪掉在地上,我母亲在边上看着我,责备我,吼我,因为我又惹祸了。她、她是不是死了?我居然把整件事都给忘记了!她可能已经——」

「她没死,听我说,她没死。」奥迪尔握紧他的肩膀,「那个女孩……波比?她受伤了,但是没有死。」

齐格菲摇摆的身子刹那间僵住了,困惑地看着他:「你说什么?可是,你怎么会知道她……」

「我知道这件事已经很久了。」奥迪尔咬了咬牙,不坦白已经不行了,「薇薇安对所有的客户都会做背景调查,我向她问过你的情况,她把能说的都告诉我了。我了解得没那么详细,只知道你曾经因为这起意外进过医院。」

齐格菲怔在那里,一语不发,奥迪尔胸口揪紧了——完了,自己瞒了他那么久,这下他要生气了,他会离开的,他会……

「奥迪尔?」齐格菲的眼睛闪过一丝古怪的光芒,声音绵软,「你、你一直知道这件事,可你还是想要和我在一起?」

奥迪尔咽了下口水:「嗯。是的。」

「为什么?我、我在回忆起来时,连自己都不想和我在一起。」

这一次,奥迪尔根本不需要去寻找恰如其分的回答,因为答案早早就在他舌尖上等候着了:「因为我了解你。我知道你不会伤害任何人。」

齐格菲瞪大了眼睛,愣神看了他好久,突然按住他的肩,不顾一切地吻他。奥迪尔向后仰去,搂住他的腰。齐格菲的吻显得迫切而又绝望,仿佛他唯一能回报给奥迪尔的就只有如此了。奥迪尔温柔地抚摸他的头发,把他的身体按向自己,让他离得很近,很近,直到二人之间没有任何空隙,胸膛压迫着胸膛,呼吸困难。

「我真的想要你……」奥迪尔趁着喘息的机会,告诉他,「一直都想要你。」

齐格菲轻声应和着,拉下奥迪尔的裤子,把他们的下体蹭在一起,用手捏住。奥迪尔紧紧抱住他,亲吻他的脖颈。脑子里有个小小的声音在对奥迪尔说, 这不是做爱的时候, 对啊,他刚刚还在担心自己一早起来,会看到齐格菲的尸体瘫在地上……

「呃,等下,齐格菲……」奥迪尔低声说,「你还好吗?需不需要聊聊刚才……」

齐格菲的眼睛里蒙着一层雾气,向下凝视着奥迪尔,嘴唇有种病态的殷红:「帮帮我……让我忘记那些事。」

总觉得这么干有点不对头,但奥迪尔实在很难拒绝这副模样的齐格菲——缠在自己身上,眼角湿润,神情凄楚,请求着奥迪尔的安慰,他简直美得可怕。有什么是奥迪尔不能给他的呢?如果奥迪尔的存在能帮助齐格菲逃开那些令他伤心的事,倒也并不坏,对吧?

奥迪尔抱着齐格菲的臀,任他摆动着腰,性器在自己腿间来回摩擦。他的舌头在奥迪尔耳廓上放肆地舔弄,用汩汩水声来淹没掉疑虑。肉体的温暖纠缠很快便压倒了一切,奥迪尔只想把脸埋在他的皮肤上,让他索取任何他想要的。

「我爱你……」奥迪尔迷迷糊糊地说,齐格菲听了,发出一阵闷哼声。他的嘴唇沿着脖子向下,撩起奥迪尔的衣服,含住乳头,舌头灵活地搅动刺激着。奥迪尔死死抓着他睡衣背部柔软的衣料,阴茎在他手中涨大。「我要你……啊……齐格菲……」

「我是你的。」齐格菲用梦呓般的声音回答他,热气随着保证的言语一道滑了下去,下巴薄薄的青须擦过奥迪尔的侧腹。他发出嘶声,手指插入齐格菲的头发揪住。

口交时,他居然用胡茬来蹭奥迪尔的龟头……这也太要命了吧?奥迪尔叫他磨得膝盖直发软,最后在齐格菲嘴里面发泄出来时,爽得浑身都在打颤。齐格菲俯下身来,脱掉奥迪尔所有的衣服,让他仰面躺着,一寸一寸亲吻着他从高潮中慢慢平复的身体。齐格菲也不做其它的,就是不停地吻,洁白的肩颈起伏耸动,像是一只在啄食的天鹅,要把奥迪尔一点点吞进去,融在他嘴里。

奥迪尔望着天花板,想要说些什么,却又不知该说什么。于是很长一段时间里,客厅的空气中除了齐格菲亲吻他皮肤的声音,什么别的动静也没有。直到奥迪尔如梦初醒地想起来,齐格菲都还没射呢,想要给他弄一下,但却发现他一点也没有勃起。

齐格菲钻进他怀里,背对着他,奥迪尔从后面把他搂住,吻着他的头发。沙发躺两个人空间不太足,所以他们的身体叠得很紧很紧,像是长在了一起。

「我不能再带着枪来见你了。」齐格菲抓住奥迪尔放在他胸口的手掌,喃喃道,「如果害得你受伤……我会死的。我就只剩死了。」

奥迪尔内心一阵抽痛:「别乱想,我好好在这里。」

两个人在沙发上抱了一阵子,奥迪尔连哄带诱把他拖了出去,一起去沙滩上散步,给他换换心情。奥迪尔所在的城市建立在一片巨大的内陆湖边上,在他住处附近的湖岸有大段大段的沙滩,看起来就和海边无异。齐格菲戴上了墨镜,用来遮挡上午的阳光。他现在已经不像过去那样畏惧被看到了,一方面,恐怕是意识到了他在这个国家确实不是什么明星,另一方面,他是为了奥迪尔。他像是想要补偿过去,一股脑地把曾经不能给奥迪尔的全都给他。

湖风和阳光让齐格菲的面庞有了血色。他拉着奥迪尔的手,露出温和的笑容,遛狗的陌生人向他打招呼,他也快乐地回应。一边遥望着碧光闪闪的湖面,一边安静地靠在奥迪尔肩膀上。齐格菲的存在居然可以这样自然地融入到奥迪尔平日的风景里,偶尔会让人感到不太真实。他不再像是什么优雅浪漫的王子,而只是个很普通的处在恋爱中的人。

他们穿过沙滩,走到水泥路面的湖岸上,坐到长椅上休息。齐格菲躺在奥迪尔腿上,伸手摸他的脸。奥迪尔吻着他的手指,内心纠葛再三,终于还是问道:「齐格菲……你现在还在看医生吗?」

齐格菲怔了怔,戴着墨镜不太能看出他的神情来,然后他摇摇头:「没有了。老实说……我在医院的经历不太愉快。出院后的一段时间,我还坚持着去见过几次医生,再后来就没了。」

奥迪尔温柔地摸了摸他的头发:「我和你讲过,小时候我特别胖,后来我一直在努力减肥和健身,很注重节食,可是在大学时……我、我有一次因为写报告的压力很大,就忍不住一口气吃了很多东西,之后因为生气自己竟然这么没用,这么失控,就疯狂地运动、吃泻药来平衡……这种事情很快就开始反复循环,那段日子我简直活得人不人,鬼不鬼的。」

齐格菲爬了起来,摘下了墨镜,伸手捧住奥迪尔的脸,望着他的眼睛。奥迪尔眨眨眼,对他微微一笑。齐格菲在认真听他说话时,总会露出那种专注和温柔的神情,让奥迪尔心动不已。

「我为自己深深羞耻,不想让任何人知道。而且,我以前听说神经性暴食是女孩子才会有的现象,就更害怕被人发现,我不想再被嘲笑了……」

齐格菲发出轻声叹息,搂住奥迪尔的肩。他真好,他的手真暖。奥迪尔从来没和人讲过这件事,如果不是齐格菲,他简直不敢想象自己能把它说出来。

「我不断欺骗身边的人,我表演出正常的样子,找出各种理由来掩盖我的行为。我向妨碍到我的、不知情的朋友发火,又为自己这样骗他们而感到更耻辱、更绝望……每一次我把成堆的食物咽下去时,都感觉自己像是一坨垃圾,一文不值……后来,我终于出现了疏漏,杰西卡逮到了我,我向她发誓,如果她敢告诉别人,我会恨她一辈子。」

奥迪尔停下来,深深地呼吸。齐格菲握住他的手:「我很高兴你没有恨她一辈子。」

「哈。她转头就告诉了我姐姐。她们两个一起跟我对质,安娜贝尔是跳芭蕾的,差不多是这世上对身材要求最严格的职业了吧?她见过不少和我类似的例子,所以她跟我说这件事非常严重,如果我不去看医生,她可能会失去我……她哭了。她吓坏了。」

齐格菲轻声道:「她非常爱你。」

「我去看了医生,现在的我已经好多了,想起那时的事,有时就像一场噩梦……当然,治疗的过程并不容易,我现在也不是万事大吉,什么问题都没有了……但是,当时听她们的话去看医生,真的救了我。」奥迪尔一边说着,一边把齐格菲的手握得更紧。

齐格菲沉默着,他不再那样凝视奥迪尔的眼睛,而是别过头去,看着自己脚下。奥迪尔摩挲他的手指,过了半晌,见他不语,刚想要说话,齐格菲突然开口了:

「我明白你是好心,但是,奥迪尔,你不觉得你这样有点太想当然了吗?」

奥迪尔愣住了。

「过去对你来说就像一场噩梦?可我每天都好像活在梦里,你觉得这和你的情况是一样的吗?」

「不……当然不一样……」

「你得到了帮助,有人爱你关心你,于是你好起来了。很好,我为你高兴。但你凭什么觉得只要我也学你,事情就一定会变好呢?你根本不知道我到底都在面对什么。我像是这样已经活了很久,也不是对自己一点没有了解。」

「呃,好吧,别生气。」奥迪尔有点受伤,他这样向齐格菲敞开心胸,说出了最难启齿的往事,没能得到什么有效的沟通,倒是受了一番责备。

「我没生气,别把我的话当成是情绪化的发泄,我不用你哄着。」齐格菲皱了皱眉,「只要你别表现得,好像比我更清楚我的处境。」

奥迪尔真是没料到,自己这一番话把齐格菲给惹得这样不开心,一时有些委屈。可能他是太习惯被齐格菲宠着了。他伸手捋着齐格菲的头发,点头道:「好,对不起。」

齐格菲叹了口气,站起来戴上墨镜,摇摇头:「唉,不,没事。我们先别聊这个了,行吗?」

「当然。」奥迪尔也站起来,从他身后搂住他的腰,「我们要回去吗?」

「好。」齐格菲顿了顿,忽然转过来揽住奥迪尔的脖子,在他脸上亲了一口,「别往心里去,嗯?」

奥迪尔有点恍惚,低头轻吻他的唇。他们是不是刚刚经历了第一次情侣吵架?为了这种事感到甜蜜也未免太蠢了,可是奥迪尔心里确实涌现出幸福感,同时又掺杂了些许苦涩。艳阳当空,尤令人昏头昏脑,湖水在他脚下漫延。他别无选择,唯有一再沉溺。


空气中有一股隐约的柑橘香水的味道,混杂着大麻气味,茶几上可卡因被分成白色的几道。明亮又空荡的客厅有种不近人情的冷漠。奥迪尔向沙发靠垫上缩了缩,无聊地把手机抛上抛下。在他身边,埃莉诺正专心致志地玩糖果粉碎,奥迪尔观战了一会儿,问她:「我们能不能干脆离开啊?」

「我也想啊。」埃莉诺叹了口气,「但是,他买的是我们的时间。」

「可是他什么都不做!」

埃莉诺是奥迪尔认识很久的同行,今天就是她把奥迪尔给拉过来的,说是客人想要找个男的一起。客人叫什么他都忘了,可能是安迪之类的,奥迪尔只在进门时和他打了一声招呼。来了十分钟后,切尔茜也到了。这位舍得下血本的好主顾也不知是何用意,抱着另一个女人在卧室床上躺着,让其他人都在客厅里等,既不和他们上床,也几乎不跟他们说话。埃莉诺说这钱挣得挺轻松的,确实是,但也未免太无聊了。

切尔茜在对面沙发上翻看着一本时尚杂志,偶尔抬眼看看他们,纸页翻动起来的沙沙声清晰可闻。如果没有糖果粉碎的音效,这里就更显得寂静了。

与其留在这里浪费时间,奥迪尔更想能和齐格菲在一起。

「既然你这么无聊,」埃莉诺懒洋洋地拨弄了一下头发,「来给我们讲讲你那位男朋友吧。」

「我可没说过什么『男朋友』。」奥迪尔快速回答,并且瞥了一眼对面的切尔茜。她像是没听见似的。

「哈,有意思了……毕竟,你在照片墙都那样秀恩爱了!居然还说不是『男朋友』?」埃莉诺意味深长地说。

是吗?奥迪尔自认为还算克制了,发出来的都是什么牵在一起的手啊,两人份的饭菜啊,图案匹配的水杯,沙滩上用脚划出的心型……齐格菲有时会拿着他的手机看他发在网络上的照片,仔细地凝视很久,像是认不出照片里的他们两个人的碎片。奥迪尔觉得自己这样干其实还挺傻的,可他不仅为这种傻事而快乐,更需要用这种傻事来留下某种证据。

不然,齐格菲大概会变成天鹅飞走的。

「他说他不介意你继续做现在这行,是吗?」埃莉诺问。

「嗯。」

「等着瞧吧。」埃莉诺的语气令人反感。

奥迪尔皱了皱眉:「他不会希望我变成另外一个人的。」

埃莉诺的眼睛闪亮亮的,舌头在口腔里弄出响亮的动静:「你自从当了伴游,就没再约会过了,对吧?」

「是啊。」

「那你可能真的没意识到,约会这件事对我们来说有多危险。」

奥迪尔直起了身板,向她摊开手:「教教我。」

切尔茜清了清喉咙:「埃莉诺,算了吧。」

奥迪尔惊讶地看了看切尔茜,她这是想要保护他吗?

埃莉诺笑了:「那我就说得简单一点——我们在做的是一种招人憎恨的职业,这你同意吧?」

「我知道。」奥迪尔点头。

「约会的对象很喜欢一门心思认定,我们都受到了严重的伤害……心灵的、肉体的,我们的人生是灰暗的,人格是不健全的,道德是有瑕疵的。我们是一群可悲又可恨的人。好的时候,他们想拯救我们;糟糕的时候……他们会干出很可怕的事情。」

奥迪尔的背上一阵发冷:「比如……凯西?」

「啊,所以你知道凯西的事。对,她被男朋友揍了一顿,他叫她『卖逼的婊子』。她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埃莉诺呲牙一笑,「当然,你可能不像我们,需要时刻为自己的性命担忧。我现在可不敢约会了。不过,我很惊讶在杰克的事之后,你居然还这么心大。」

奥迪尔嘴里一阵发苦,转脸去看切尔茜,她点点头:「我也是因为这个,早就不约会了,说实话,约会对象比客户要危险得多。客户不会对不起自己的钱,约会对象就不一样了。更何况,他们要么把自己看得高你一等,要么以为自己能享受不花钱的客户待遇。这种麻烦我就敬谢不敏了。」

「齐格菲不是这样的。」奥迪尔呢喃道,「他不会伤害我。」

「当然,当然。」埃莉诺讽刺地说。

「我记得你说他有把枪?」切尔茜皱眉道。

「是……但他现在已经不带枪了。他对我非常保护,也从来没对我的职业提出过反对。妈的,甚至连同情都没有。」

「他有把枪?但你还敢跟他恋爱?老天,奥迪尔,你胆子可真大啊!」埃莉诺夸张地捂着嘴,「随便了,我可不想当坏人,破坏你的美梦!我要去厕所补个妆啦。」

埃莉诺走后,只剩下奥迪尔和切尔茜。虽然切尔茜佯装低头看杂志,奥迪尔可不管她这一套:「你也觉得齐格菲会伤害我?」

「这可不好说。他再怎么说也是个王子,如果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背后的势力有的是办法替他掩盖。」切尔茜叹了口气,「你现在就是个恋爱中的傻子。提醒你小心点,也没什么不好。」

这话让奥迪尔想起了那个名叫波比的、爱笑的女孩,她真的只是受伤了吗?薇薇安得到的消息可信吗?也许……不行,别再胡思乱想了,事情根本就不是她们想象中那样。「不是这样的,你不明白,好吧,是我没跟你说过这件事……我给齐格菲拍了性爱视频,他是自愿的,他知道留下性爱视频对他的威胁有多大,但他还是让我拍了。他对我是百分百忠诚的。」

切尔茜攥紧了手中的杂志:「你说什么?」

看着她的脸色,奥迪尔忽然意识到事情有点不对头。他不敢回答了。

「你给他拍了性爱视频,为什么?」

「呃……我……我不知道。」奥迪尔心头发慌,「情趣吧?」

「你拍下有可能摧毁齐格菲整个人生的视频,就为了情趣?」

奥迪尔咽了下口水,皱紧眉头:「我当然不会毁掉他的……」

「哦?你不会?那你为什么还要拍呢?」切尔茜抬头看他,声音里带着一种很陌生的激动,「我居然还担心他伤到你,我太傻了,你本事那么大,他怕是让你给玩死了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

「你说什么呢?」奥迪尔向后缩了缩,「切尔茜,你这是怎么了?把我当什么人了?」

「我可能还真的不知道你是什么人!」切尔茜的嘴唇抿成一条线,「你是想要毁了他的,你本来就打算要伤害他,否则你不会这么对他的。操,我还觉得我是个反社会呢。不瞒你说,我偷拍过别人的性爱视频,单纯是为了自保,对方是我的上司——至少我不会一边号称爱着一个人,一边又对他做出这种事。奥迪尔,你简直是个怪物。」

奥迪尔的血液在迅速冷却。他从没见切尔茜这么生气过,可他真的不明白,自己怎么在她眼里突然就成了罪大恶极的了。他想要反驳,但切尔茜站了起来,干巴巴地说:「我得走了。钱我不要了,替我和主顾说一声。」

「等下!切尔茜,你不能这么甩完狠话就跑啊!」奥迪尔向前一步,抓紧切尔茜的胳膊。

「放开我。」切尔茜冷冰冰地说,「你难道也打算伤害我吗?」

奥迪尔脑子里一团乱麻,但他也只好放开了,不然还能怎么办?他眼睁睁看着切尔茜的背影消失在黑洞洞的门框里,手足无措站在原地。

从卫生间回来的埃莉诺雀跃地哼着歌,调子戛然而止,她发出困惑的声音:「咦?切尔茜呢?」

奥迪尔无言地回头望着她。

看着消沉的奥迪尔,埃莉诺提议他们还是提前离开吧。客人大方地同意了,也让他们一分不少地拿走了刚进门时塞给他们的钱,实在不知道他这人到底在想什么。两个人回家顺路,一起坐在出租车后座上,奥迪尔昏昏沉沉地把他和切尔茜的争执告诉了埃莉诺,只不过省略了齐格菲的真实身份。她听完后,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

「唉,你可捅篓子了。过去,有人泄露过切尔茜的性爱视频。」

「什么?」

「我都不敢想象她的心情。听说是给发到了她办公室所有人的工作邮箱里,还发给了她父母。」

奥迪尔的心揪紧了,切尔茜激动的样子闪现在眼前,仿佛钻进了他皮肤里面:「我不知道发生过这种事……她……天啊,太可怕了吧?她是怎么熬过来的?」

「谁知道呢。不过说真的,男人好像也确实不太需要担心这种事。」埃莉诺苦涩地说,「就算真的泄露,无非也就是助长你们花花公子的名声罢了。对女人来说,简直就是地狱。」

「唔……他……还在柜子里。」 而且还是个王子。

埃莉诺吹了声口哨:「这样啊……那你可对他够狠的。」

可不是嘛。奥迪尔怔了好久,抬手扇了自己一耳光。

「喂喂喂!你干嘛呢!」埃莉诺吓了一跳。

「我真的是个怪物。」奥迪尔垂下头。

埃莉诺无奈地笑了笑,伸手揉揉他的肩膀:「你也别太受切尔茜的话影响,毕竟,她是切尔茜。」

毕竟,她是切尔茜,所以奥迪尔才没能看到她埋藏起来的怒火,就好像他们从来不是朋友。他也没能看到自己的行为在脱离了他塑造的框架后,到底显得有多恶劣。

奥迪尔忧心忡忡地打开家门,看到齐格菲坐正站在橱台的水池前,洗一盆黑莓,对他笑着说:「带了点水果给你。」是了,他给了齐格菲他公寓的钥匙——进展有点太快了,不过他俩现在难道还有什么是按顺序来的吗?

齐格菲刚把湿淋淋的手抬起来,都没来得及擦,奥迪尔就上前一把搂住了他。他愣了一下,然后像是在哄小孩那样,安抚地拍拍奥迪尔的背,沾湿他的衣襟。

「对不起……」奥迪尔闭上眼睛。

「呃……怎么了?如果你要道歉,至少让我知道是为什么吧,不然不就没意义了?」齐格菲亲了亲他的耳尖,笑着说。

「那个录像视频……我不该那么做的。」奥迪尔搂着他,把下巴放在他肩上,这样就不用去看他的脸了,「你总会考虑我的安全,但我却一再忽略你的安全。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回事,有时候我脑子里会只剩一种念头,被这种渴望完全占据掉,比如,只想让你什么都依着我……」

齐格菲叹了口气,没有回答。

「对不起,喏,我这就删掉。」奥迪尔放开了齐格菲,掏出手机,「你知道我的手机没有设云空间同步,所以视频只有这一份。你看——删掉了。我……我很抱歉。」

齐格菲安静地看着他删掉视频,轻轻地甩干手上的水,不发一语,表情很古怪,不像是释然。奥迪尔有点发慌,把手机放在橱柜台子上:「你能原谅我吗?」

「其实我……觉得有点遗憾。」齐格菲低下头。

「啊?」

「留着它也没关系吧,明明我都下了那么大的决心……拍都拍了,删了还挺可惜的呢。」

奥迪尔目瞪口呆地看着他,思维实在跟不上了。

「我倒是不讨厌被你捏在手心里的感觉,」齐格菲苦笑了一下,向后退了几步,坐在岛台边的高脚椅上,「像是有一个开关掌握在你的手里,你可以决定,『啪』地一下,把我过去二十多年的人生给抹除,不管我过去做得好还是不好,所有曾经重要的都不再重要了,我熟悉的生活将不复存在。这样的想法让我有种……很安慰的感觉。」

奥迪尔看了一眼橱柜上放着的「开关」,漆黑的屏幕映着灶台的反光,那样一个小小的东西,却可以剧烈地牵动人的情绪。然而此刻,奥迪尔的心感觉不到任何情绪,逐渐变得麻木。是吗,原来他是这样想的啊。

「总之,我没关系的。如果你以后还想要拍,我们可以再拍。」齐格菲脸上一红,「你想要我依着你,不是挺好的,我也喜欢依着你。」

奥迪尔没去看他,摇了摇头:「所以,你是说,你认为我会把你的性爱视频放出去?你相信我能作出那种事?」

「什么……不是啊,我不是这个意思!」齐格菲睁大了眼睛。

「你想要我毁了你吗?所以愿意把开关交给我?」奥迪尔的嘴唇在发抖,「就像你过去说的那样,你……你希望我成为你的死神?」

齐格菲从高脚椅上跳了下来,摆着手说:「不是,不是,你完全误解我的话了。」

「我误解了?」奥迪尔上去一把拽住他的胳膊,齐格菲惊得吸了一口气,「你那么喜欢依着我,我要你去看医生时,你怎么就不依着我了呢?」

「我……奥迪尔……」

「你是真的想要和我好好恋爱吗?告诉我,你想象当中的我们,将来到底是什么样子的?还是因为你太厌恶你自己,太厌恶你的生活了,觉得你就只配得上我这种人?一个可以威胁你、逼迫你、毁了你的人?」

齐格菲的脸色苍白得让人心疼,奥迪尔扣在他胳膊上的手忍不住松开了。他向后退了一步,用手撑在橱柜上。

「我从来都没那样想过你。」齐格菲摸了摸胳膊上被捏过的地方,「我信任你,这你还看不出来吗?你到底还要我怎么做?」

奥迪尔麻木的心恢复了知觉,开始阵阵作痛。

「好,我去看医生,可以了么?你会感到满足吗?以后只要你说一声,我马上就像只狗一样流着口水跑过去,是要我这样吗?」

「齐格菲……」

「你总这样逼我……每一次,每一次,我都听你的了。」齐格菲的声音里面埋着一种奥迪尔从未听到过的愤懑,「你说话根本就不算话,你说过不给我压力,说过会让我感到安全,说过不在乎我们能走到哪一步……有一句话兑现了吗?」

齐格菲每一个字都精准地打在了奥迪尔的痛处,让他眼中涌起一股热意,愧疚排山倒海向他袭来:「我……对不起……」

「你不该来招惹我的。」齐格菲呢喃道。

奥迪尔身子晃了晃,操,他之前还觉得和齐格菲吵架挺甜蜜的呢,不,现在正在发生的一切,一点也不甜蜜。他搞砸了,他搞砸了。

「我会改的。」奥迪尔轻声说,「相信我,我会改的。」

「我一直都相信你。」齐格菲悲伤地说,好像这是一件坏事。

奥迪尔的脖子有些僵硬,他小心翼翼地走过去,双手伸出,捧起齐格菲的下巴。齐格菲没有躲开,奥迪尔松了一口气:「我会改的。」

齐格菲轻微地点头,认真地望着他的眼睛:「奥迪尔……我说喜欢让你拥有毁掉我的权力,并不代表我认为你会那么做。恰恰相反,是因为我知道你不会。我只是喜欢那种,可以把自己交付出去的感觉罢了……这样,我就不是一个人了。」

「嗯,现在我懂了,谢谢你。」奥迪尔抚摸他的脸,自己可真是个混蛋啊,「对不起,我不习惯有人这样信任和喜欢我。」

齐格菲眨了眨眼:「我明白这种感觉。」

「你给我带了黑莓……我给你做水果馅饼,好不好?」

齐格菲的目光变得柔软,凝望着奥迪尔许久,一面抚摸着他在自己脸上的手,终于点点头:「好。」

两个人一起在橱柜前忙活了起来,过了一阵子,齐格菲突然自己笑了起来。奥迪尔问他怎么了,他说:

「这就是变得真实的感觉吗?如果我再陷入白日梦里,可能也不会把你想象成一个温暖的泡泡了。」

奥迪尔不知该作何感想,只好呆呆地看着他:「这是坏事……吗?」

「我不知道。」齐格菲歪了歪头,「到时候再看吧。」

又一次,他们当时在湖滨的长椅上起冲突时的感觉,从奥迪尔内心涌了上来,甜蜜之中掺杂着苦涩,让他昏头昏脑,却仍然只能沉溺。

这就是变得真实的感觉吗?


TBC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