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違いの糸束

参考了歌词,没有剧情的无端少海

/心なんて色違いで紡がれた糸束 混じり合い支え合い強くなる

大神晃牙一直觉得在黑夜跑到大海边去是全世界最傻的行为。

直到他在海边捡到羽风薰。

黄昏给薰的金发镀上一层光芒,明明该发光的少年,灰色的瞳孔里却像是蒙着厚厚的灰尘。

带着Leon出来走一圈就回家吧。

带着Leon出来走一圈,顺便带着薰回家吧。

没有征兆地,晃牙的计划就这么被打破了。

可能是他到底还是觉得,羽风薰这样的人,走到海边不应该是失神的,快要被大海带走一样的,而是应该意气风发的。

就像晃牙很久以前看到过的,薰发自内心地笑着踩在冲浪板上,和浪花共舞的样子。

薰应该拥抱大海,但不能像这样被吞没。

所以薰就被晃牙叫去他家楼下,手里提着蔬菜和狗狗用品。

直到走进公寓的电梯,羽风薰才下定决心一样地大大打了个哈欠。

“啊——汪酱,已经很晚了呢。”

“啊?你这家伙什么时候也变得像混蛋吸血鬼一样没有精神了?”晃牙转过头看向他,薰略高过他,于是就看到了一颗小灰毛球抬起来,露出紧皱着的眉毛。

薰只是笑,没有说话。

晃牙在家里走来走去的模样,让薰有些迷幻的不真实感。

看起来晃牙似乎对这一切都很熟悉呢。

莫名地,薰有些心疼晃牙。

十七岁,明明还是个小孩子,就已经精通该怎么自己生活了啊。

薰有些呆滞地趴在餐桌上盯着晃牙把拉面推到自己面前,语气里带着些别扭的关切。

“刚才你吹了风,吃拉面会暖和些。” 薰的瞳孔慢慢发散,眼前的灰发少年慢慢模糊成一个色块,幻化成一只灰毛小狗,又瞬间变回原来帅气的样子。

“晃牙君等下要再一起去看海吗?”

明明他们以前从来没有一起看过海。

薰忘记了晃牙当时说他什么了,应该都是些晃牙平常闹别扭会说的话,总之两个人现在正一起站在海边,这是清晰的。

海风变得带有些侵略性,把薰的头发吹得到处乱飞,他有些费力地把头发塞进耳后,借着这个动作稍稍偏下头去看晃牙。

打了个冷颤。

晃牙少见地穿了件纯色的毛衣,里面套着白色的衬衫。

晃牙君,果然是个可爱的孩子呢。

薰的视线重新聚焦到海上,白日里自由的大海,夜幕降临时却看着很骇人。

“晃牙君——”薰低下头,轻声的呼唤在停止前就被海风吹得无影无踪,薰看到晃牙轻轻皱起眉,凝望着黑洞一样的大海。

心脏被线束重新编织完整,薰的手停在半空中,时间和海风都因为那对皱起的眉头停下来,但羽风薰似乎听到了浪花在催促他。

一条银色的细线,慢慢地缠上了薰的手指,名为大神晃牙的感情蔓延到全身。

带着不明意味的动作,包括扣着晃牙后脑勺的深吻。

说不清是什么留下了银色的轨迹,爬上薰的心脏,把先前绷紧的,已经将他勒出血痕的各色线束慢慢解开,又轻柔地独占了这块已经满是伤痕的小小的领地。

“汪酱。”松开晃牙的时候,薰依旧紧紧抱着他,说没有松开也无所谓了,薰此刻已经被晃牙独占了,在他自己认为。

羽风薰的味道像蜂蜜一样,总该让人想起美好的事情,但和海风中腥咸的味道混合,再揉进沙子里,就散发着默剧一样压抑的悲伤。

平常总是不在乎任何事的人,总是笑着的轻浮男,伏在晃牙肩头,一动也不动。

或者是轻轻颤抖着。

薰的大脑好像被海水泡过一样,有沙砾的颗粒感,却又膨胀得时刻都不清醒。

想不起来和晃牙说了多少,他说他讨厌自己,他说他很难过,他说他渴望被喜欢,他说,他想被晃牙喜欢,他说,他喜欢晃牙。

晃牙的毛衣可能是被风带来的水滴沾湿了,让他感觉更冷了。

平时总是大吵大闹着的人,第一次安静地拍拍被自己骂作轻浮男的前辈的后背,连呼吸都被有意放轻了。

晃牙也不记得自己说了些什么,他说,他也喜欢羽风前辈。

浪还在哗哗响着,也许是海风又吹了过来,这一次薰没有理会被风掀乱的头发,任由有些暗淡的金色和眼前人头上的灰色交织在一起,轻轻拂过两个人紧紧相贴的面颊,与双唇。

就像金色与灰色的细线缠在一起,把薰和晃牙连接在一起,两端绑在他们的无名指上。

很晚了,晃牙君。

带我回家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