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罗马AU】征兆 1

简介:11.5是维斯塔贞女。

警告:因为设定时代和生活经历的原因,角色将有不符合现代观念的行为与想法,可以说和原剧人物相差千里。请谨慎考虑是否要将此文当同人观看。

“罗马军队最英勇的箭手”下了庆功宴,醉醺醺进了为他准备的房间。独裁官说要奖励他一名贞女,而大祭司的脸色有点难看。

床边跪着蒙面纱的贞女,像是在祷告,听到人来,她便中止祷告站起来——是个高个贞女,长袍把手都遮住,面纱围得严严实实。箭手借着酒意去揽她的腰,一把掀开面纱——

“大祭司……是不是有个妹妹?”

“你可以这么说。”对方说话很轻,但箭手听出来了,这是个男人。跟着军队南征北战这些年,他也知道这种事是怎么一回事。

“我以为维斯塔贞女都是女的。”箭手的酒意消了一半,收回了手做出一副敬神的样子。

“所以把双胞胎里差一点的那个送进去能杜绝很多麻烦。”对方的语调有了起伏,“而我不能让我照管的女孩子们受这个,她们太小了。让我来可能还算不上违背神意和招惹灾祸……现在,做你想做的事吧。”他的语气复归平静,很难说眼睛里有太多东西还是空无一物。

“诸神在上,大家族真是为所欲为,难怪罗马的繁荣稳定1全靠我们拼命打仗。”箭手嘲讽地说,“我喝多了酒要睡觉了,你现在走出去怕是会被以为违命逃跑。请留下吧,我拿我的弓担保,今晚不会让你背誓。”

于是士兵解了甲胄上床躺下,“贞女”在床边的地上坐下来,随便找了个焦点盯着就开始出神。

“你这样让我觉得自己是个正在被医生照看的病人。”箭手往床边挪了挪,“我知道贞女的作息都很规律。好贞女,上来睡吧,我不会让你背誓。”他突然意识到自己还不知道对方的名字。

穿长袍的影子小心翼翼地在床的另一端边缘躺下,用祈祷一样的小声说:“晚安好梦。”

过了几分钟,面纱都没解的那个,像是斗争了很久,又补了一句:“你可以抱一抱我。”声音里满是歉意。

但箭手已经睡着了。

箭手醒来的时候,罗马的太阳已经挂得很高,房间里亮得让人既睁不开眼,也没法继续睡了。宿醉让人头痛欲裂,箭手嘟嘟囔囔,一掌拍上额头让自己清醒点儿。“等等……”他转头看向床的另一侧,平整得像是没有人睡过一样。

时间的确不早,“贞女”可能已经离开了——不,他摇摇头,一个男人乔装改扮做了多年的维斯塔贞女?哪怕以罗马人的标准这也太不可思议了。“还是回军营去吧,老家伙,”他催促自己起身穿铠甲,“还有七年,就自由了。”七年——如果诸神能保佑他活过这七年——七年以后,罗马会在某个行省给他分一块地,发一笔退休金,他总算能过几天安生日子,也许找一个踏实姑娘,离罗马城这些乌七八糟的玩意远远的……

“乌七八糟的玩意!”箭手已经远离了堂皇的大理石楼殿庙宇,走在罗马曲曲折折的小巷里,依然忍不住骂骂咧咧。木头房子毫无章法歪歪斜斜地堆出一个又一个城区,他的皮凉鞋不断踩到狗屎、烂菜梆子和——“哗!”一桶秽物在他面前一步远的地方倾泻而下。为什么这些人不能像正常人一样去带下水道的公共厕所,嗯?

终于士兵回到了城外的军营。他在很多地方驻扎过,但军营总是按同一个规划建起来的,横平竖直,目标明确,决不像罗马城那样让人晕头转向。过去十八年来,这就是他的家——如果像他这样的漂泊客还说得上有家的话……

“埃涅阿斯!”一声叫喊打断了他上澡堂的宁静旅程,随即士兵被一群同僚包围了:“埃涅阿斯!”“埃涅阿斯!”

“我听说你小子艳福不浅!”希腊佬阿勒斯挤眉弄眼。

“来吧埃涅阿斯,马里奥鲁斯都跟我们说了——”叙利亚人奈乌斯适时补充了罪魁祸首的名字。

“要是马里奥鲁斯说什么你都信的话,奈乌斯——”

但箭手的嘲讽被埋在了更多问题中。

“她漂亮吗?”埃塞俄比亚来的马克西姆,十五岁的眼睛里满是憧憬。

“埃涅阿斯,今天你该……嗝……给弟兄们买酒!”高卢人赫克特身上的酒气比平时还要重。

箭手的头痛又回来折磨他了:“都是些没边的事!”

“一个维斯塔贞女?是真的吗?”犹太人劳留斯犹犹豫豫。

“你应该问,是贞的吗?”人群里有一个人说。士兵们哈哈大笑,唱起了“她为什么生得这样漂亮”,间杂着推推搡搡:“埃涅阿斯!别害羞!都告诉我们!”

原来那并不只是一个喝多了的怪梦,箭手火从心底起,烦躁地把人群推开:“一群狗娘养的怎么比娘们还碎嘴,没什么好打探的!没什么可说的……”他转身往营房走去,看来公共澡堂今天别想让他安生。在他身后,士兵们继续喝着采:

“没~什么~可说的!那些罗马的娇小姐们总是不够得劲,是不是弟兄们!”

“小亚细亚的女人才叫销魂!”

“希腊娘们也相当不赖!”

他们又稀稀拉拉唱起了“她为什么生得这样漂亮,她这个没用玩意,她究竟为什么要出生”,箭手离人群越来越远,终于不用再听那些被吹嘘过一万遍的风流韵事。他走进营房,关上门——感谢诸神,好歹因为他这次立了功,不至于因为“级别不够”被分进八人间。士兵解下甲冑,按军纪清点一遍部件收好,换了套便装穿上,思忖究竟该去河里游一圈权当洗澡,还是回城里快活。

这本不过是一段奇遇——他甚至有权要求独裁官给他报销上妓院的钱。但一想到那人说“不能让我照管的女孩们来受这个”的表情,士兵就多想了两分钟。在战争里很难存放得下这样的悲悯,更不用提对另一个性别。他那被血、死亡和战鼓折腾得疲累的心需要一点水流。

但是箭手没想到的是,在去河边的路上他又看到了戴面纱的高个影子。“好贞女!”他打招呼,庆幸自己穿了最好的一套便装。

那人转过身来,今天他没有蒙面,面纱只包住头,长袍却换了粗布的:“不用叫我贞女了,我已经不是贞女。”

“啊?”箭手反复回忆自己干了什么。

“不是你的问题,”前贞女用宽慰的语气说,“但走了这一趟之后我已经被认定为不洁,禁止靠近圣火。”他叹口气:“克里夫斯嬷嬷心地好,允许我留下来继续照看女孩们和跑腿买东西送信。除了那里我便没有别的地方可去了。”他拿不甚秀气的手捂住嘴,好像觉得自己说得太多。

“那,我应该怎么叫你呢?”箭手瞠目结舌,努力找出一句话来说。

“拉维尼亚,或者拉维尼奥2。我自己也弄不清。”拉维尼奥笑起来,好像头一回知道自己是谁。

“巧得很,诸神在上,我叫埃涅阿斯3。”罗马人的名字就那么多,箭手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说,“你好,拉维尼奥。”

“你好,埃涅阿斯。”

————

1 维斯塔贞女负责看守圣火。人们相信圣火是维持罗马繁荣稳定的基石。

2 拉维尼亚-Lavinia,同源的男性名是 Lavinius,我将它翻译成拉维尼奥。从小被家人丢进维斯塔贞女的地下室的11.5,混着用两个性别的名字我觉得非常ok(你)。古罗马女名长期是父母姓氏祖父母姓氏阴性词的混合,Lavinia 是罗马一个小家族的姓氏阴性形式,可能是拉维尼亚母亲的姓氏。

3 在古罗马神话中,拉维尼亚公主的父亲按照预言将女儿许配给了来自特洛伊的英雄埃涅阿斯 Aeneas。(所以这是官配了(划掉)

特别说明:“为什么她生得这样漂亮”来自 Pat Baker 的小说 the Silence of the Girls 中征特洛伊的希腊士兵传唱的黄色歌曲。

——————————

评论音轨:

独裁官是10,大祭司是11.5的双胞胎哥哥11,二进制组分属两套系统,天天见面就从诗词歌赋吵到人生哲学。11脸色难看是因为他和弟弟一直有来往,知道他弟主动请缨来搞这个——但是堂堂大祭司的弟弟是维斯塔贞女这种事情怎么好说呢。

角色所说的话仅代表角色个人观点,不代表在故事中是真的。

士兵们的名字有的是罗马名字,有的是希腊名字。在共和国晚期和帝国时期,流行给奴隶起希腊名字。作为弓箭手,埃涅阿斯所在的兵团是辅助兵团,由擅长弓箭的被俘奴隶组成。历史上弓箭手由克里特岛人组成,后来多从帝国的亚洲部分招募。此处大家来自五湖四海,因为作者脑内分镜如此。罗马军队,或者罗马,里面的确什么人都有。

罗马军团的士兵作为一个职业,有固定工资和福利,在服役二十五年后,他们能退役成为罗马公民,获得土地和退休金。

我不打算说这是雷文了,毕竟博士当过维斯塔贞女是12亲口说的,官方认证的梗怎么能算雷!(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