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脑中的花田消散之时

『果然还是很奇怪呢,大家应该也有感到奇怪的地方,也许我该去问问他们?』『第六感告诉我一个人钻牛角尖会很危险』

香香软软的公主寝室内,白色的莫古力(划掉)普莫在惊叫。

『怎么会有这种事情普莫?我的口癖也是被设定出来的吗普莫?』

『哎我的设定是花痴哎……哎……』

是设定啊,那就没办法了,就是说今后可以正大光明看帅哥了吗?

莲·以前也很正大光明看帅哥·音,如此想到。

——对于冲击性事实,她完全没受任何影响。

不仅如此,她还尝试冷静分析,自己是个忠诚的颜控党,应该对所有帅哥给以同仁一视的赞美。明明世界上有这么多帅哥,套牢在一颗树上的想法多么不明智啊,这就是少女动画的矜持吗!后宫展开就这么不可饶恕吗!

『怎么会有这种事普莫?普莫?我这娇小可爱的样子也是人工设定出来的吗普莫??』

『哎,我是运动系甜食少女设定,哎?我应该现在出去再跑两圈回来恰个蛋糕?或者恰十个蛋糕?』同样保持常态的法音,用同样冷漠的态度无视了普莫。

『魔法少女是不会变胖的,魔法公主也一样。』

最后法音这样宣称,并没有跑步,就去展开她的蛋糕之旅了。

『慢走哦~』

目送了可爱姐姐离去的身影,莲音从床头柜捞出一本笔记,摊开来记录着什么,一边写一边歪着脑袋思考。

『你在记什么普莫?』

『今天突然从脑子里冒出来的情报哟。』莲音回答,并像普莫摊开她的笔记。

上面排列了两份情报,一份是她自己的,一份是法音的。

这就是她们的设定。两人相同的地方,不同的地方,对男人的喜好或者处理事情的习惯,性格上缺陷和优势,通通都有记载。

『设定上说,我比法音要稍微心细感性一点,像现在这样归纳知道的情报,倒也符合设定……』莲音又问普莫,『我怎么觉得,我这设定有点危险,这是不小心发现什么不该发现的事,然后被煽动接着一套带走的节奏吗?』

『为什么会这么想?不过以你的学识,多余的感性和细心确实很危险普莫,毕竟你可能并不知道正确处理方式普莫。』普莫用它可爱的嗓音,冷酷的回应道。

『?你是不是有点偏离可爱吉祥物的设定。』

『我现在有点迷失自我普莫,先尝试一下不同形象吧普莫。』

『那你加油~』

『说回正题,你归纳这些情报是想干什么普莫?』

『就是突然很好奇……我至今为止的举动都是按照这些杂乱的设定进行的吗?你看这里,写着我的运动神经很差,所以你想啊,在希尔杜和法音都在场的情况下,我应该是没法领先他们做出行动反应的。』

『是这样啊普莫?』

『但其实呢……我突然想起,我是有赢过他们的,当时他们全都愣在原地,做出反应的只有我一个,即使我冲出去了好一会,他们还是没有做出反应。』

普莫一脸「你做梦呢吧快醒醒」的表情。

『果然还是很奇怪呢,大家应该也有感到奇怪的地方,也许我该去问问他们?』莲音歪头,『第六感告诉我一个人钻牛角尖会很危险,我去找法音商量一下~』

然后即刻翻身下床,顺手捞了白色肉球生物一起出门。

大厅的一角,正堆着大量的蛋糕,莲音一眼就从中找到了法音。将她从蛋糕的世界拖出来之后,莲音向她阐述了自己的想法,两人讨论了一下之后,决定先去问问城堡内亲近的人。

在得知三件真相之后,会有什么变得和以前不同吗?

这是两人此时共同的疑问。即使她们不在乎,其他人却未必如此。对未来抱有一丝不安,两人依次询问了父母、保姆、女仆和家庭教师们,除了稍微有点吃惊外大家都没有很明显的变化。

结束了一圈询问之后,两人在后花园休息。

莲音摊开的笔记上已经有条有理的记了很多信息,这些和她熟知的人,情报都对得上,有些是她以前知道的,有些是她现在才注意的。

『问完之后,我更疑惑了。』莲音非常认真的总结道。

双胞胎姐姐和吉祥物投来疑惑的目光。

『就在询问的过程中,我突然又意识到很多问题。父皇和母后一直以来是怎么治理国家的?加梅洛特除了整天到处找我们之外,她还有其他工作吗?比如分配女仆工作或者联系家庭教师等等……之类的问题,为什么以前我从未想过?』

法音也认真的思考着,回道:『我刚刚也想到一些问题,虽然我们是双胞胎,但我是长女,对吧?按照我们国家的制度,我有很大可能接任女王,而你会嫁到其他国家成为王妃。』

莲音愣住了,法音说的没错。这已经算是常识级别的知识,但她以前也是从未意识到这点。仿佛之前的脑中一直充斥着庞大的棉花,将这些重要信息一个个挤到意识的边缘,直到被淡忘。

现在这些棉花被夹出来,她们开始了思考。

『应该是……这样吧,如果我们变成女王轮班制,会被其他国教笑成什么样?』

莲音失笑道,但法音脸色却凝重起来。

法音苦恼地问到:『果然是这样吧,但我如果成为女王……就只能请别国的王子入赘过来了,毕竟我不能嫁出去啊。』

『怎么入赘?』莲音疑惑。

『那当然是……穿着婚纱嫁进来?』法音也在疑惑。

莲音脑中突然浮现出一个画面,希尔杜穿着公主裙戴着王冠嫁进太阳国。

纯白的婚纱,把他衬得黑出花;精致的项链,还没他眉毛粗。

莲音寒了一下,说:“我觉得婚纱还是利用皇室特权,搞成有颜色的吧,黑皮肤的人不适合穿白色啦。”

『不是不是不是不是』法音四连否决,『重点不是这个。』

莲音和普莫一起等着法音下文。

『我想说的是……我以前似乎从来没想履行长女的义务,甚至还想嫁到其它国家,这不对呀?我这么喜欢你们,怎么会完全不顾你们的立场呢,就算你们包容了我的任性,我又怎会将责任完全弃之不顾呢……』

说得太有道理了,加梅洛特听了都会感动得落泪。

莲音听完也陷入了沉思,然后她很纠结地皱起眉,又再三斟酌着开口:『这只是我的情况,也许你这边不一样……我现在比起恋爱,更想知道国内各地的情况。并不是说我失去兴趣了,而是我认为,现在有比恋爱更重要的事。无论是娶嫁、恋爱,现在都不是时候,也没到要为此烦恼的地步。以前我们没注意到的部分,现在正是加倍补偿的时候,因为一切都未为时已晚。』

『但是帅哥该看我还是会看哦。』莲音贯彻人设的补了一句。

法音似乎接受了这种说法。

像以前一样,只有梦与恋爱的世界,已经不存在了。

突如其来的信息让她们感到恐慌。即使尚且年幼,以前的多数行为也过于出格。她们并不理解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做,也没有经验告诉她们该怎么做。

这是一个魔法的世界,魔法是不讲道理的。

但人总得讲点道理。

大梦初醒一般,两人各自思考起了事情。





(啊这,原来第一章这么短小,那后面那些粗长的怪物不是显得很异端。)


授权转载
原作者:黑色的帑
原文地址:https://heisedetang54547.lofter.com/(目前更新中)